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离秋_逃脱无用 01【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食用注意
此系列时间顺序为 【终夏】——【离秋】——【冬?】——【初春?】



生杀予夺【临正系列/微虐】

我们仅仅只是彼此生杀予夺的王将。
有无法逃离的梦。有无法遗弃的梦。
这是关于那两个人的,非日常童话。


*离秋_逃脱无用

那个茶色发的少年双手随意插入裤袋,他弓着背脊,不算高,年龄应该也不大。打着耳洞,稚气未脱的脸庞极力表现出想要成熟的欲望。他带着一群看上去比他年长的人结伙走过60楼的正道。与那些人不同,他全身都透着阳光的纯净。
这是折原临也对黄巾贼的将军的第一印象,那时他正在西口公园的长椅上吃露西亚的手卷寿司。

黄巾贼是池袋独色帮中较早的一支,自从IWGP(日剧《池袋西口公园》)播出后,独色帮就逐步兴起并流行。说浅显些,只不过是年轻懵懂的少年少女们叛逆期的发泄地,模仿着电视剧的里样子,妄想把自己当成特殊的存在。
他们会有自己统一的纯色标志,会把所属颜色的方巾或者领巾之类戴在身上明显的地方,聚会或者上街就会产生数量上庞大的压力感。
人类因为趋向力量而聚集在一起,向往那样的力量给自己带来安心。真是容易看穿的心理啊。

纪田正臣。临也知道这个名字后,他一时兴起打算在池袋做个有趣的小小的实验。实验目标是那个将军。实验的初期是成功了,满足了他不少恶趣味。他自以为是比王将更上位的存在。所以这名少年被他使用后遭到抛弃,但他还是作为保险在他身边安排了名为『过去』的束缚。
至于保险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呢。只是觉得有必要保险,对于这个弃子的王。


这是他和他的非日常剧本。撰写者是红色眸的折原临也。

>>>01 倒行逆施

『好久不见了,纪田正臣。』熟悉的声线用更甚于湛蓝色天空的爽朗敲击着正臣的耳畔时距离09年的夏日已经有一年多,他以为不会再与他有丝毫牵连的时候他再次高调地冒出头。
这次是突兀的黑色小丑,高领帽的鬼牌戏辱地踩着圆球。他给过去的莫名情感钻了缺口,刺激他全身的毛孔腻出一层薄薄的汗液。

他感到喉咙干涸,瘙痒难耐。
『是…是啊…你好。』

——折原临也,你这混蛋,又想来干涉我的生活了吗?
——还是说这次的对象不是我?
面对临也,正臣的话匣子是关闭得不透风。他拿他没辙,就好像临也对静雄不擅长。

『这身制服是来良学院的吧?你考进去啦。是今天开学吗?恭喜啊。』临也所说的祝贺全然没有什么欣喜之色,他仅仅是露出了一些最低限度的欢快在声音的起伏上。
『喔,对啊,托你的福。』他说。恭恭敬敬的全是对长辈的敬语。
『我什么也没做啊。』临也察觉到对方的话不对头,他还是柔和的回应了。

——真不想和他说话。
——非常的不想。
——要吐出来了,这个人总是会让我想吐。
——不舒服。

『真难得,你怎么会跑到池袋来……』正臣知道临也蜗居地点是新宿,他要是有闲情来池袋的话,绝非是什么好的预兆。一定是会掀起一场新的骚动,像那个时候那样。
『喔,因为我跟几个朋友有约。另外这一位是?』临也看向他身边弱气的帝人。
『呃,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换做是平时,正臣会调侃着介绍帝人给对方认识,但他此时并不想这么做。若是被这个家伙盯上或者感兴趣,绝对不是什么可以夸耀的好事,能离得越远越好。

帝人自己报上了全名,意想之外的只是被说了『像是冷气机的名字』。
临也走后,正臣才得以解脱似地抬起胸膛深深的呼吸,大量的空气涌入他的胸腔。

『……应该比较像是‘会想吐’吧。有种会慢慢渗进你心中的恶心感。』
正臣想到他给帝人关于折原临也的评价,以及临也做过的事,他不经眉头一皱。

——是呢,慢慢的渗入。
——无声无息地,发现的时已经来不及了。
毒瘤。香烟。酒精。什么都好,就是那样类似的存在。

正臣转身继续调侃他的儿时好友,把这次和临也偶遇的事件抛之脑后。他是衷心的在期望他们的轨道不会出现相交的光阴。



♂♀

开学后的一天早晨,正臣勾着恰巧半路遇见的帝人肩膀。
『今天似乎有来良以前的毕业生回校聚会呢,是在第三食堂吧。』
『能见到传闻中的前辈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呐,如果与大龄学姐的女性坠入dokidoki爱河的话,发展一段年下攻的恋情是多么exciting!』

他们走到校门口,帝人脱口到一半的吐槽转体360度成了『诶,那不是——』的惊愕。
穿着黑色中山装的折原临也面带微笑从教学楼跑出来,平和岛静雄一身暴戾地追着他,最后是笑眯眯目送他们的岸古新罗。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穿着蓝色的来良校服,更准确的说是来神制服。

——啊,怎么忘记了,这三人是来神最凶组呢。
——临也先生我真的不想吐槽你都多大了还穿国中的制服,果然还是个中二末期么。
正臣的反应是先在心里默默吐槽,然后再思考要不要告诉帝人。不过帝人应该比他更擅长这方面的吐槽吧。

临也嬉皮笑脸的对不经意间视线交汇的正臣投以暧昧的目光,口型好像在说『早上好,小正臣』。
正臣马上把视线收回来。热火朝天的追赶游戏径直地越过他扩散到大街上。
他有种错觉,好像临也把时间调回了那件事发生以前,他们还是嘴上吵吵架其实私底关系不错的两个人。

——不过那样的光景是我单方面的认为吧,另一个主角的临也先生并不是这么想的呢。
——对,不是现实,是我的幻想。

『对不起帝人,看来前辈们只是一群问题少年的成年版,让你对如此不堪入目的情景有所期待是我的错,我真是个风流的男人。』
『不不,我没有期待过。纪田君你是想我对你那个自我的形容词吐槽吗?为什么会跟风流扯上关系啊!』
『因为我这样有魅力的男人只能用风流来概括啊。』
帝人心情的真实写照是对于纪田正臣这个儿时玩伴的感觉是再怎么无理的闹剧和言辞也会被他像这样理所当然的说出来的无奈与钦佩,一不小心就会被牵着鼻子走了啊。

正臣望着怒吼声消失的转角,他发现那种不妙的感情爬回来了。腐化剂一般,从他脚跟的影子开始慢慢向上侵蚀。喀嚓喀嚓地,变成了老式游戏里点矩阵。

——现在看见临也先生和静雄先生,还是讨厌呢。
——而且更加的强烈了。更加强烈地回响在我的脑海里了。

——听不见,好想假装听不见。
——看不见,好想无视这样奇怪的自己。
——看见那两人在一起,就会烦躁的自己。算什么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不过正常人也不喜欢看到他们的吧。

『走啦,帝人迟到可是会被你们班的眼镜萌娘讨厌的哟。杏里的话,我可是会乐意被罚扫教室的。』
『知道了啦。真是的,正臣你那副M的思维是怎么回事啊。而且对象还是不同班的女生?』


少年纪田正臣在一年的时间里努力逃脱的过去,再次毫无预警地、更深沉地造访了他,原因是某个人的玩笑。
他面无表情的向井口伸出手,五指张开的间隔洒下了阳光的屑片,却是无人应答他的求救。往更加黑暗更加混乱的中心,沦陷了。




题目:无头骑士异闻录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