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五日】
发现自己写了4章,抖M青年与抖S男人居然没有一点进展?连个拥抱吻戏都没有?挖哦太不可思议了……这还算是CP吗作者你个死蠢……所以我决定这次写一点吻戏吧【笑】而且一个吻戏还能写暴字我是有多杯具?啊啊,这次是真的从星期六下午赶到现在……靠越来越爆字了混蛋。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_洛月叶


第五日

Q·正文·嗜杀成性

爱?爱。没错,我存在的目的就仅仅是为了爱人,爱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类。
我不会回答你“爱是什么”或者“为什么爱”这类既肤浅愚蠢又没营养的话题,你只需要知道我爱的是全世界的人类,你除外。你只需要帮助我去爱人类,作为无法爱上别人的你的弥补。对吧,我们各取所需。你被我利用,而我也被你利用,我们心甘情愿。

我爱着人类,爱着那美妙肌肤包裹的血肉,爱着那不断增长的骨髓,爱着那凸起的关节骨,爱着那神奇跃动的心脏,爱着那不断氧化老去的器官——以及那鲜活无比的殷红脉动。
人类的一切构成了人类,那么我爱的是人类的一切和它构成的人类。

喂,你能听得见对吗?我对人类那炽热直白的爱慕之语,充满了占有欲的语言。
你没有办法讨厌我呢,甚至还只能深深的爱着我呢。我和你,还有人类算得上是复杂的三角关系呢,再加上那个讨人厌的男人,就是头疼的四角关系了噢?啊,所以说你别切腹啊,我会代替你好好的去爱那些人,而你也只能爱我,我们是彼此的寄生虫。
来吧,今天也要好好的爱人类——

♂♀

园原杏里。这个带着眼镜看起来乖巧的来良一年生少女,她的日常是从早晨的美梦里醒来开始的。
那是个幸福的幻境。普通的一家三口,父亲和母亲嘴角的弧度是刚刚好的温馨笑容,短发的女儿有时是幼稚园放学的小孩,有时是穿国中校服短裙的少女,有时是高校发育良好的美人,她脸上由始至终未曾改变的也是幸福娇羞的表情。

铺着方格巾布的野外聚餐,有旋转木马的游乐园,和拿着气球的维尼熊人偶合影,速食店里吃的儿童套餐——几乎每个普通的孩子希望与家人一起做的事情,少女都在梦里一一经历着。没有新的情节就换个时间重新倒带。
——啊,像是快要被幸福的海洋给淹没了啊。少女喝着说不上什么味道的红茶这么想着的时候,梦境就被人按下停止键了。刚刚好是上学的时间。

睁开眼后,不同于真实世界敲击耳膜的声音却真实的充斥在她的脑神经,逐步的清晰、加速。那种特别的声音时而像是少女般低语的轻柔倾诉,时而像爆发的山洪般浩荡的来势汹汹。不过它只是少女日常世界里无数画框中前排的一个,呼之欲出扣人心弦的爱恋之语终究没能逃脱它的画框。类比无声电影里的怪物们,呲牙咧嘴地向外伸出双手却怎么也挣脱不能。但它还是在不停的倾吐着只有少女能听得见的——

少女把外界的存在关在画框里,而自己静静的抱膝坐在面前观看。也有人伸手将她拉近某个框中,而她仍旧不为所动的坐在原地。
我的日常和非日常啊……在少女发出这样的感概后,那股诅咒般的爱意更强烈的回应她。


♂♀

折原临也看着身边睡得正酣的金发男人。他不经意冒出一句非母语的措词,具体内容意义不明。他感到不爽的来源是他昨夜失眠至白昼初现,中途还被某人越界夺走了他的被单。虽说天气不算严寒,但是在开了二十五度空调的房间里多少需要点遮盖吧?折原临也的被子就这么抢不回来了。不过盖在他身上的是另一张,本应该是平和岛静雄的那张。
感觉…真微妙啊。折原临也抽出的折刀再次无功而返。为什么最近他总是会想起高中时期的他们呢?啊啊,那样的回忆应该是早就泯灭了吧?难道要像某京都动画那样在结局来个全员复苏的超级白魔法吗?狗血的以“对不起其实我爱你”这样误会解除的完美Happy Ending?不过,这是战争游戏啊。临也与静雄之间只有战争没有情爱的喔。

黑发的男人深呼吸,他将两只手放置在一起,而后又抬起其中一只。
满满的血液,刺鼻的腥味。折原临也并没有晕血的病史,更何况他根本就是生活在血腥满地的地下世界里的人,根本就是扎根浑沌之中。

昨天凌晨那些从这个男人腹部流出来的血多得就像打开龙头的自来水一样滑过他掌心、胳膊的皮肤,味道腥得他想把前几天的饭菜全吐出来。在拖平和岛静雄去岸谷新罗家的路上不断的想怎么才可以给他弄个残废什么的或者杀了他。真正付诸行动想在他尸体踹两脚时,又发现这样不对。于是折原临也在他聪明的大脑里翻出诸如“好吧,我只是想卖他个人情,而小静很单纯”这样的理由来搪塞过去。

折原临也看着白衣密医慌张的表情突然觉得世界颠倒了。他思考着是该庆祝平和岛静雄终于有人生第一次生命危机还是该像交情甚好的高中老同学那样焦急不已?他只好拿起茶几上那本有填字游戏的杂志来打发时间。期间发生什么事他一概不知。听到新罗说要他带走静雄,折原临也才想起他应该用什么表情了。大难不死啊…真不愧是小静呢。
在平和岛静雄没醒来之前,折原临也一共煮了四次小米粥。就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也许是因为无法容忍被别人弄得命线一悬的小静?好吧,就当是这样——

“这样下去真的好吗?我是在问你噢,小静。”折原临也这句话问的是他自己也是静雄,只不过当时他选择了另一种表面上的意义。至于更深层的,就是他也无法解释的、异常矛盾的内心与感情。
其实折原临也并不介意睡沙发。他每次通宵到深夜几乎是倒在沙发上,第二天便会被他新佣的冰山秘书吐槽。
他是个不像人类的人类,也是会害怕寂寞的。过去就是寂寞,就像他对那个纪田正臣说的——过去、回忆或是结果,都是些非常害怕寂寞的家伙。名为“折原临也&平和岛静雄”的过去也是寂寞的,所以他才会在这样连绵不绝的雨天里去逃避过去的寂寞。这仅仅只是折原临也的偶尔性脆弱。他仅仅只是在意他叨念的那句“雨怎么还没停”有没有被听见。

临也侧身,轻盈的动作掀开静雄的被子。他将平和岛静雄白衬衫余下的扣子全解开,指甲修得很短的右食指从静雄胸骨的下沿滑到绷带的中心。
“会不会痛呢?”他稍微施加力道,静雄嗔吟但没有醒来的迹象。“好想不留余力各种刑法都试一遍的折磨你啊。”
“可是如果你死掉了怎么办呢?我可是也会伤心的。”没有不按章礼出牌和超出我的推测的人类,也会很无聊的嘛。在我没厌烦你之前,是不准死掉的呐。“当然我也不会让你轻松的死去。”

折原临也双手撑在静雄肩头旁,他低下头,用湿润的舌尖舔了金发男子干裂的下唇。对着那人的唇形贴上去,柔软的肉片混揉在一起的舒适感使他心情大好。临也力度恰好的吮吸对方的唇。比超市里那种袋装的棉花糖更甜美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地试探,舌尖扫过静雄的贝齿,顺着衔接的裂痕企图撬开那道门关。徘徊的间隙里穿插着挑逗性质的啃咬。

“唔…!”平和岛静雄模糊的一个音调让折原临也有机可乘的找到突破口,他强势的入侵静雄的口腔。灵巧的舌头卷起静雄僵直的舌头,像猫咪舔毛那样托起来蹭。
这时平和岛静雄的手勾着临也靠近自己,没有预料到他动作的临也双手软下来只好交叉穿过静雄的脖颈。临也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被引力极强的磁体吸过去,两人不断的交换角色,口腔里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满足感并伴随着久违的快感。透明的液体均匀地滑过他下巴,一道竖直的痕迹。

首先离开的折原临也。他脸上因为缺氧浮起红晕,以及嘴角边他咬破平和岛嘴唇余下的血迹。
“啊,你想像少女漫画里被强吻的女主角那样娇滴滴的质问我为什么吗?而且最后还被反咬一口?”折原临也用袖口擦去血丝与唾液。“噢,那我就回答你吧。我只是想这么做,遵从本能的欲望这么做。人类不都这样嘛,想做的话就会去做,唯一与兽类不同的是他们有可怕的智慧。”
“你好吵呢,临也。”平和岛静雄把临也的上半身定在床头,这次换成他双膝叉开坐在临也大腿上。“脸红的那个是你吧?”他抓起临也拿折刀的手用力撞在床板上,黑化气场全开的平视他。

“好了啦,我不玩了☆面对小静的暴力呐,我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临也另一只手伸去拿刀。“啊,不对,如果是少女的话,说不定小静就不会动粗了呢,真不划算啊。”折原临也的刀向静雄伤口刺去,那里似乎不堪负荷的流出新的血液。“所以,还是饶了我吧…?!”平和岛静雄的吻让临也惊慌失措,同时静雄将他的折刀扔到写字台上。

“看来想要你安静似乎要折断你全身的筋骨呢?”静雄捏着临也的手腕施了更大的压力。但临也并没有因为痛而出声。
“小静你入戏过头了噢?我可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呢。”临也还是保持一贯轻松轻浮的态度,余眼睨对方。
“是啊,就像是你所说的人类会遵从本能的欲望,你这样让我不禁想要做下面的事呢。简单点说就是想上你吧——恩?”静雄的牙齿烙在临也的脖与后肩相交的弯处,有点笨拙的在上面印吻痕。
“可是我一点和你做的兴趣都没呀。”折原临也把差点倾泄的呻吟吞回去,反抗无能的他只好在语言上妄想战胜对方。

“从很久以前就没变啊,只会耍嘴皮的家伙。”静雄的手从贴身的V领衬衫下方挠向临也敏感的腰部,可以明确的感知折原临也的颤抖。
不…不好了,这个姿势真的有点困难。“小静还是喜欢我的噢?像个傻瓜一样。”折原临也开始挑衅对方,他需要争取一些时间。
“别开玩笑了,除了尽可能的折磨你,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冰冷的手指在肚脐附近滑动,所到之处都能体味到那个人的颤动。
“就像是小孩子打碎花瓶以后找的蹩脚接口呢。”应该快了吧,昨天预定上门买情报的人——
“那你呢?嫁祸给别人然后隔岸观火一人乐的小孩,临也?”就在静雄打算掀起他纯棉的衬衣时,门铃骤然响起。
“呀,小静不会爱我爱到不想放我去开门吧?”折原临也对把头埋在他胸前的静雄说,他扯出邪魅的笑。
“少恶心了,谁会爱你这种人渣。”折原临也满意的看着平和岛静雄熟练的坐在床沿背对他抽烟。

“宰相肚里不能撑船的小静早点被尼古丁害死吧☆”静雄抡出的枕头砸在折原临也关起的门上。
“折原临也你怎么还没死。”
“小静真是最讨厌的啊。”折原临也送走那个客人,他做了两人份的炒意大利面。


♂♀

60楼大道,池袋的日常——

“杏里,在思考什么呢?比如文胸的罩杯不合想要更换之类的少女烦恼吗?还是纠结在好友三角恋中做不出抉择的恋爱烦恼?又或者是感谢日不知道吃什么蛋糕的美食烦恼?”在右边画框里的这个茶色头发的少年可爱的探出脑袋与少女搭话,今天少女也是在画框外的日常之中。
“正臣,文胸什么的……”左边画框的是一张稚气脸的黑发少年,看起来并不像是和茶发少年同级。他说道一般立马用手捂住嘴,有点不好意思的瞪茶发少年。
“噢,原来帝人在意的是那个啊。文胸啊,我能理解的噢。过了青涩时期的少年哟,好可怕呢。”被唤作正臣的少年学着女生受惊讶时双手握拳置于下巴,以一种夸张的形式。
“先提到这个的是你吧!正臣你才是整天将这种下流的东西挂在嘴边度日的人呢。”幼稚脸的少年手抓着挎包的肩带,毫不弱势的回击他。

少女现在的日常便是夹在这两个性格各异的少年之间,小心的保护自己的秘密,安心的享受他们带来的平和感。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进入画框的世界呢,她并不知道。
“正臣自己就是根号三分,所以才会用根号三分来形容临也先生呢。”
“帝人你这是在吃醋吗?”
“才没有。”
“明明就吃醋了。”

少女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和系黄巾的肥胖少年谈话,那似乎是认识的人呢——
“啊,我今天又是先回去了。龙之峰同学、纪田同学,明天见。”少女礼貌的说完话后,立即向那两个人影跑去。她发育良好的胸部上下晃动着,不过这并不妨碍她。
“明天见。”
“一定是因为帝人太不知变通了。”
“诶,跟我没什么关系吧,是你说文胸的吧?!”
“又是文胸啊……”
画框里少年们的身影与声音逐渐远离少女。


♂♀

“出来吧,找我有什么事呢?园原杏里,还是说妖刀罪歌?”折原临也停下脚步,他头也不回的对跟着他的少女说。
“临也先生……”少女的手上已握着散发阴冷气息的日本刀——罪歌。只是此时那强烈的诅咒般的爱恋之语明显平淡许多,似乎是听不见。这个男子很幸运的被列在罪歌狩猎目标之外呢。
“想要砍我是嘛?作为这个游戏的号召者兼并你身边非日常的推动者,无论是哪个都是很有理由的呢。”折原临也双手插入皮外衣的口袋,摆出伤脑筋的样子。他锁骨以上有一个浅浅的红印。
“是的。我不是杀手,所以就算是刺错了地方也不会令你死亡。而且我认为操纵你就可以知道所有的内幕了。并没有什么与人争胜的欲望,只不过是为了维持我的日常。”少女那一瞬拔刀的进攻姿势,并不是像罪歌的孩子那种单纯的招式,而是更为成熟与准确的刀法——从罪歌母体继承来的实战经验。
“真是好锐利的刀法呢,是叫做居合斩的一种?”折原临也向旁边退出几步,他脸上带着 玩世不恭的闲情。“不过你搞错了一点呢,我能和平和岛静雄打成平手,可不是没有理由的。现在我没有和你打斗的意思啊,自我的和平主义者。”折原临也拨开折刀的刀刃。“看见那个打电话的青年了吗?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吧。那么祝你好运啦,妖刀少女。”
“!!”杏林跑在刀刃之前,将对着电话青年扔出的折刀打落。回头时折原临也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体内罪歌的声音又再次肆无忌惮的回响起来。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正文·end



A·矢雾诚二【19:02】

“也许你会觉得我们的爱很扭曲,但那只是你的主观想法,我们的爱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生物本能衍生的爱。”


她是我的真命天女,我唯一的真正的爱人,故事的结局我们将会一起度过余生。我也相信她知道我爱她,并且也会回应我的爱。我们是相爱的,虽然她一直沉睡着并没有看过我。
自从在伯父的书房里看见她,我们就坠入永恒的爱之河。
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且美丽的存在,没有人可以动摇我的爱意。不管是姐姐、美香,还是你们。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不了解她的过去,我却能够很清醒的明白我爱她,我对她的感情是毫无杂质的爱,是谁都无法涉足、感知和解析的爱。

能将与她相识、相爱要感谢谢姐姐,能将她从研究所里解救出来要感谢姐姐,能在无法与她相见的现在念念不忘对她的爱意要感谢美香。我身边的任何人和事物,都是我与她爱情征途的铺垫。我终有一天会找到她,我们会有个美满的结局。

也许你会觉得我们的爱很扭曲,但那只是你的主观想法,我们的爱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生物本能衍生的爱。在我看来,她比一个四肢健全的人类更加完整,她的存在本身便令我向往。就像那个奇怪的密医爱的是无头的身躯,我爱的是无身躯的头颅。
至于美香,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固执、毫不掩饰的爱意,和以前对我说爱的任何一个女生不同。除了她的脸,她的爱也是特别的。她希望我接受她的爱,我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可是回应是不能的,我的爱只为那个存在,只能奉献给她。
我和赛尔提的爱会形成强烈的羁绊,就算是分割得再遥远,我也有足够的信心找到她,与她品味重逢的欣喜与激动。

今天我依然是在池袋找头颅的下落,我相信她是在池袋的某个角落等待我去解救她,就像西方国的童话所描述的那样。
临近黄昏的时候,我看见园原同学(就是美香偶尔会提起的那个班委女生)跟着一个黑衣的男人拐进暗巷。我和他们距离有点远,没猜错的话是情报屋的临也先生吧。后来他们似乎发生什么争执,不过这个是我猜的。当时园原同学面无表情的走出来,之后她就往Sunshine City 60走去了。我能提供的情报就到这里了。

by_矢雾诚二


B·平和岛静雄【19:45】

“啊啊,麻烦死了。虽然是跳蚤的键盘,要忍着不敲坏的心情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向他主人的上半身投掷。”

我讨厌暴力。极度的讨厌。比厌恶那只跳蚤还要讨厌暴力。当然企图令我使用暴力的人也是很讨厌。
当我坐在西口公园例常休息的时候,有个秃顶的上班族男性提着廉价公文包做在我旁边四十五度角神情忧郁的问我一个文艺的问题——他说“人生是什么”。如果说这句话出自于懵懂时期涉世未深的高中女生之口也就算了(那年纪的小孩多少总会有一些叛逆与中二期),但对方可是一个考不上大学文凭对生活失望而去想混黑道,踏入地底世界之前又因为恐惧而退缩回去愤愤不平的当平凡打字员的大叔,这就有点难以原谅了。于是作为聆听他苦水的报酬,我只好稍微的修理他一顿了。我当时只想告诉他“这种问题回家问你妈”而已,那个样子回去不知道他妈能不能认出他呢?这是后话了,和我没有关系。

啊,等等,这么说来某个明明该是中二永久毕业的混蛋还会令人一眼看去就明白他是中二末期患者的人是想做什么啊?每次看见那张欠扁的脸,我第一直觉就是轮起旁边任意一个重物耍过去。
啊啊,麻烦死了。虽然是跳蚤的键盘,要忍着不敲坏的心情这是多么痛苦的事。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向他主人的上半身投掷。

今天的牺牲者是那个少女吧,来良的后辈之一。听新罗说是被什么外卖的奶茶毒杀?这类事情我并不了解啊,详细的还是去问新罗吧,不过他今天好像有秘密出诊?算了,反正他也是不干正经事的人。

by_平和岛静雄



C·聊天室☆

——甘乐进入聊天室——
《啊,聊天室的人越来越少了呢。》
[这是当然的吧。]
《气氛那么严肃一点都不好玩了嘛。》
『根号三分你闭嘴。』
《哇,小正臣好可怕啊,太郎救命☆》
【为什么我要救你啊?】
《是不是又想起以前的事了呢?一个游戏业能让你回想起的过去啊,或许这的是神一样的存在?》
『……』
【临也先生你就别刺激正臣了。】
《太郎这么护着巴裘拉是因为喜欢上了吗?》
【才不是啊,正臣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用童谣的形式来说就是“甘乐甘乐去死去死吧”这样的。』
《这可比无声的反抗更具有威力啊。》

——命运·boy进入聊天室——
『新人?』
【这是谁啊?】
「大家好,能在这里与你们相遇这也是不可违抗的命运的一环呢。」
「这会使我觉得我们人类是在命运之神的指引下活动者呢。」
《……》
【好想吐槽他的发言。】
[又是一个奇怪的人啊,这个聊天室里的都是奇怪的人。]
:认识的?:
[不不,我没有会这么说的朋友。]

《这种让人不舒服的语调……》
「甘乐君似乎知道我是谁了呢?」
《岸谷森严。》
[岸谷…?]
【莫非是新罗先生的…】
「不愧是折原临也啊。今天我对可爱的为未婚夫妻不在哦?」
《当爸爸的老男人居然还用boy这种自称,啧啧。》

『原来是父亲大人?!』
:感觉很诡异呢。:
【父亲大人用boy…我应该怎么吐槽才好?】
「最近不是有些不良少女们用G_boy之类的嘛,偶尔也学点年轻人的思想嘛。」
「不过那些人最好是乱斗死在下水道被发现就好了。」
『出乎意料的严厉?』
《那你也因为不慎卷入战争而当他们的陪葬吧☆》
「临也君,我觉得新罗之所以会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和你们在来神的经历所致,他可是个从小就会为解剖而兴奋的问题小孩啊。」
《别把你应负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正臣,来神是什么?】
『就是来良的前身,没合并以前的名字。』
【哦哦。】

「纯情少女因为与恶毒青年发生口角,当晚被老鼠药毒死,多么合情合理的剧本啊。对吧,临也君?」
《这么明显的烂剧本我是不会用的呢☆》
「但那也不能说明你是清白的呀。」

【等下应该投谁呢?临也先生的话已经验过了再投也是白费吧?】
「说不定那是折原临也的圈套呢,故意让系统出个BUG什么的。」
《森罗先生看其来是一口咬定是我呢?这样你的嫌疑不是更大么?》
『很讨厌你,但是也不否认你的话。』
【正臣都这么说了,那我也……】
∶就决定是新人了,对吧,门田?∶
[啊,嗯。]
「你们都是被凉南希诱惑的可怜男人吗?」
【诶?!】

——公告:第一轮投票开始——
《岸谷森严》
【岸谷森严】
『岸谷森严』
:岸谷森严:
[岸谷森严]
\岸谷森严\

——公告:岸谷森严【非杀手】——

[新人总是会被欺负一回的,这是惯例,别在意。]
「原来你们这里还有正常人,真是太好了。日本的环境真不知道被污染到什么程度了,即便是带着隔离面具有时也会呼吸困难。」
【带着隔离面具上街…好奇特呢。】

——Tom进入聊天室——
$啊,临也你在吗?$
《有什么事吗?汤姆先生。》
$静雄还在你那里吧?让他可以工作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就这样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先下了。拜。$
——Tom离开聊天室——
《如果我记得的话。》

【静雄先生在临也先生家呢。】
『期待他伤势好转的那天…』
【正臣难得你会关心啊?】
『这样临也先生就会第一个被修理了。』

【啊,矢雾同学好像都不怎么说话的呢。】
\在叫我吗?有事?\
【没有……】
\哦。\

——梦魔女仆小姐请再次来骚扰我进入聊天室——
‘Hi。大家晚安,今天迟到很久了呢。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喔。’
:游马崎你真慢啊。:
「什么好消息啊?」
‘那就是杀害园原杏里的凶手是我啦。怎么样,够惊悚吧?这是二次元的开始噢。’
『原来是你……』
【为什么要杀害她?】

《呀,好像要吵起来了☆》
「你还真是个渣啊,临也君。」
《你不也一样,对生物进行可怕的研究呢。》
「彼此彼此。」

[你和狩沢都二次元毒害过深了。]
‘那是因为——’

——公告:第二轮投票开始——
【游马崎沃克】
『游马崎沃克』
「游马崎沃克」
《游马崎沃克》
[游马崎沃克]
\游马崎沃克\

——公告:游马崎沃克【死亡确认】——

[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晚安。]
「这是迅速的一场啊。」
《变态密医的父亲一样是变态。》
《噢,晚安~》
『晚安,帝人别太伤心呢。』
【正臣你也是……】
:安,感觉少了许多东西。:
[虽然不想说他们自作自受…不过一定是在墓地里继续宅的二人组吧。]

——甘乐离开聊天室——
——矢雾诚二离开聊天室——
——田中太郎离开聊天室——
——不许叫我小田田离开聊天室——
——痛车爱好者去死离开聊天室——
——命运·boy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离开聊天室——
——痛车爱好者去死离开聊天室——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D·隐之章·游马崎沃克【杀手】·遗言

我目前的身份是杀手,死亡的参与者里我杀的只有园原杏里。
有时候不是会有人离奇死亡的时间吗?一个没有关系的人突然死了,这样看起来不是像只会在二次元里发生的事情吗?我可是希望活在二次元里的热血男人啊。很不得世界摇身一变成二次元。
于是今天我在一个街道的阴暗角落,故意拦下送外卖的青年,是个长得很清秀的人啊。在他运送的东西里添加了一点小佐料。这样我就成为之后几起偶然悲剧事件的幕后了。我不知道、不认识的人因为我而死,这样的感觉多么神奇。

如果在三次元的世界里做到别人完成不了的事情,那么我就可以成为被二次元挑选上的主角了吧?所以我设计了第一个圈套——偷袭平和岛静雄。基本的防身术和隐匿气息我是染指过的,至于那把老式手枪是从哪来的,我就不能透漏啦。它现在应该物归原主了吧。
利用力一些布局优势,我的偷袭达到初步的效果了。静雄先生受到很大的损失。但没有死。果然即使是在游戏里,杀不死的怪物还是一样杀不死吗?就像是开外挂仍然打不过不断复活的系统bug?

狩沢小姐是杀手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她只告诉我。我们呢,是抱着憧憬二次元的心态来进行这个游戏呢。对了,狩沢小姐悲哀的告诉你,电击文库出刊日期是明天。
就在我敲这些文字的同时,会令我大脑兴奋的物质飘散在空气中。那个等同于二次元的存在造访了我。它的身高大约是十六、七岁的少女(或者是少年不过少女我会觉得很萌),黑色的斗篷挡去了它大半张脸庞。它安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它身边的时间停止了。为什么不用它抓着的巨大镰刀砍向我呢,我想应该是时间没到吧。
货真价实的死神马尾亲眼看见了。它下唇挽起悲哀的笑意,全身都有种不协调的感觉。

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二次元——!!



E·游魂墓地★

——园原杏里进入游魂墓地——
——游马崎沃克进入游魂墓地——

“小游马欢迎你来啊~真的是明天吗?”
‘是的。’
“啊,真是倒霉。”

‘园原小姐,衷心的向你表示歉意。’
{诶 没关系的 是我太没警戒心了}
/诚二的独白……/
〈来吃寿司吧,大家。游戏结束了还要,当好朋友。〉
〈露西亚寿司,永远欢迎你们~〉

“小静静在小临临家呢。”
‘静雄先生的身体应该很快就会恢复的吧?’
“是啊,一定是借口赖在小临临家里吃豆腐。不对,难道已经发展到要煮红豆饭了吗?”
‘我想应该没那么快……’

“小游马你看见的那个东西我也看见了噢。”
‘是吗?我们都是特别的耶。’
“唔…我想我大概知道那个是什么了。小游马你想知道吗?”
“不过知道了反而会没意思啊。就像追新番动画忍不住去翻剧透,被透得体无完肤再回来看连载时完全没有当初兴奋的感觉了啊。”
‘是呢,我还是慢慢追连载吧。’
“等门田和渡草送电击文库来吧,那两个大好人一定很快被淘汰的。”
‘呵呵。’

死亡人数:6
死亡名单:赛门·布里兹涅夫 矢雾波江 张间美香 狩沢绘理华 园原杏里 游马崎沃克

第五日·end

题目:无头骑士异闻录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