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四日】
废材兔还是继续爬墙状态啊【泪目】我被度娘的临也模版收买了怎么办OTL
于是把度娘的地址放上来TAT 请看旁边LOGO处……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洛月叶


第四日

K·正文·以杀止杀

杀人是件可怕的事,并不是想要杀就可以直接杀掉的。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杀人,必须要有一系列的计划,时间、地点、凶器、作案手法等等,按照最有效的顺序执行。
但是对于普通人(并非是专职杀手的)而言,这样有秩序的杀人反而非常困难。设计一个情境,使之受到相对应的刺激,冲动这个魔鬼就会自然的完成杀人这样的程序,比起细腻的计划更容易实行呢。大喊大叫着“我要杀了你”这样直白的台词,然后抓起身边的凶器恶狠狠的扑过去,就完了。
很可笑吧?还是很可爱呢?人类——

不管原因为何,杀人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该被称赞的,所以必要的时候还是该来点法律介入什么的。用法规来阻止杀人之类的…也许说教和暴力相融合才是最好的手段吧。

平和岛静雄,会走路的暴力实体化生物。如果让他来说说有什么好夸耀的,那一定是因为有这身暴力——无可匹敌的力量,重要的是可以轻易的杀死一个人的力量。对,就是唯一那个人。平时破坏城市的暴走是因为本身怒点就很低,但若是那个人就算是什么也不做,也是会习惯性的面对那张俊美的脸抡起拳头。就像是你在打游戏,固定剧情是周一的夺镖任务周二的水路大会周四的大闹天宫周末的四种轮回切换任务,还有换汤不换药的七夕任务啦周年任务啦……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则是全地点全天候遇见就会上演战争剧情的两个定点NPC,才不是长安城东那十八只乌龟要等上那么长的时间。

折原临也。这就是将会被我捏死的跳蚤的名字,对吗?


♂♀

平和岛静雄用手撑起上半身,腹部的拉扯泻出零散的疼痛。他环视房间四周,简洁大方的摆设。明明是很大的地方,却总是因为那些高耸的书堆(是有叠得很整齐的)看起来很拥挤。
是高级公寓呢……静雄抽抽鼻子,闻到那股熟悉的臭味时,他甚至有些安心。该说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还是两者皆非的命运?

他一只脚刚着地,果不其然这公寓的主人推门而来。似乎手上还端着什么热气腾腾的食用品。平和岛静雄这次不是腹部而是胃在抽搐,那段粘膜磨得他生疼。
“恢复得真快呢,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蓄好了可以给我致命一击的SP?不过小静的话是普攻啊……”折原临也故作烦恼的将盘子放在写字台上,顺手整理被风吹乱的稿纸。“不过也许不要那么做的好呢。”
“什么…?”平和岛静雄眯起眼,他看着只穿了黑色V领的临也,这样子感觉上比记忆里的他要柔弱上许多。如果性格和人品也柔化那就更完美了……不过那就不是折原临也而是折原抚子了吧。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呀☆虽然并不是真心的但救你也是事实了。”折原临也走过来,他弯下腰,清秀的脸庞与坐在KING SIZE的床上的静雄贴得很近。
“呐,快报答我吧。知道你不会那么简单的就死去,干脆卖你个人情。你呢,就好好的被我利用一次吧☆我最讨厌的小静静哟。”临也用膝盖顶着对方的大腿并强势的把静雄压回床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你果然是个死性不改的混蛋啊,临也。”平和岛静雄抓住临也欲要蹂躏他伤口的手。“被你利用的话我宁愿被招待去八重地狱黄金周欢乐游呢。”平和岛漂亮的反身,他们的位置对调。这时他才看清楚临也的表情,一种难以表述的异样?
“你知道的。”我有多恨你。平和岛静雄的语气像极了老年人回忆往事的感概。

“我认为我不知情噢?”临也狡黠的笑,他像变戏法一样摸出折刀抵在静雄的锁骨之间。“我可不喜欢被讨厌的人压着呐。”
“可我喜欢压你怎么样?最好直接把骨头全碾碎了。”平和岛静雄此刻很想抱临也,只是大力的拥抱,想要那具高高在上俯瞰人世的躯体因为自己再一次发出崩坏的颤音。
“啊,小静静真的很坏呢☆怎么还不去死,快去死嘛☆”折原临也看着平和岛静雄的碎金色刘海,平和岛静雄看着折原临也那异样的眼神。

“这样下去真的好吗?我是在问你噢,小静。”临也一本正经的说话,下一刻平和岛静雄腹部受到直勾拳的完全命中。
“临也…”在他砸下拳头前,临也已经闪开几步之遥,静雄的手掌无力的陷进被单里。
“我是说那边那碗粥,凉了会变的黏糊糊的。太恶心吃不下的话,我家可是没有速食品的。当然你也别想让我这个恨不得你饥饿身亡的人给你做饭。光是看见你就恶心得想吐。至于有没有下毒等你死了就明白☆”
临也关上门。静雄意识到没有聒噪的跳蚤,在这个夜晚的房间里就只能听见打在玻璃窗和泊油路的雨声。他用勺子舀起煮的很稀的小米粥,它还是温热的,还有诱人的淡香。


♂♀

他躺在床上,绷紧的神经终于稍微得到缓解。
不得不说那只跳蚤的厨艺非常的好,从高中起平和岛静雄一直都在迷恋折原临也的料理,特别的美味。那时候他和折原临也、岸谷新罗,三个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来神最凶。而折原临也唯一让他和新罗体会到世界美好活着美好的时候就是在家政课的产物。前者和后者都是单纯的美食至上主义。

昨晚平和岛静雄在池袋走动,目的是为了找杀死赛门的凶手——但是他被偷袭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偷袭成功了,受到HP消减四分之三以上的伤害。准确的说是吃了不少子弹,导致他当下出现在折原临也的卧室?

临也在新宿的这个高级公寓他是知道的,不过每次来都是在门口就能开打,这是第一次进来里面。
这家伙的风格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啊,把一切都打理得有条有序,室内的装横看起来简洁优雅,必要的是到处都有很多书。那些纸不只是情报,也是知识。平和岛静雄认为如果折原临也没有那副烂性格,那他绝对会是对社会有巨大贡献的大好青年。当个地下情报贩子真的很对不起他看过的纸,以及他聪明过头的脑袋。

静雄想起他刚刚做的某个梦。这段时期总是会频繁的做梦,甚至让他觉得入梦是件麻烦的事。
场景是他以前的家,事件是……吹头发?记忆里哪天是去超市买周末野餐(新罗提议的)用的食材,和折原临也。回去的路上下雨了,他们两个人互相嘲笑彼此淋得像跳进水塘里的旱鸭子。在家里洗澡换衣服后他给临也吹头发,代价是一顿晚饭。那时候的临也总是会嘴上吵着叫他去死,可静雄一点也没在意过。要说真的在意——那就是现在他们都真实的对对方发散出强烈的杀气吧。
唉,高中的他们还只是个单纯青涩的少年啊——


♂♀

平和岛静雄看见客厅里敲键盘的折原临也,同时也明白这个公寓是分上下两层的。
“那么快就可以下床了呀,该说不愧是小静吗?”临也没有看他,仍旧盯着液晶屏,左手迅速的按快捷键。
“托你的福还没死。”静雄一只手扶着楼梯,这次换成他以四十五度俯角面对临也。
“那还真是不幸啊…”

一个明亮的闪电,然后是一阵清脆的炸雷。

“雨天很讨厌呢。”折原临也点击关闭电脑的按钮,他起身给自己倒了红茶。“说起来风湿的人在雨天可是会很痛苦喔?空气便得潮湿,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衣服晒不干。”他停顿下喝茶。“所以为了我最爱的人类,还是不要下雨吧。”
你根本不爱人类吧——平和岛静雄没有说出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折原临也踏上阶梯朝他走来。

“我家只有一张床。”
“那又怎么样?”
“我很想你睡沙发,但考虑到你是伤患。”
“所以?”
“我又不想睡沙发。所以我们一人一半吧☆这样我半夜梦游不小心用刀子捅死你也不算犯罪吧。”
“你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平和岛静雄忍着吧临也捏成肉渣的冲动。

“你在做什么?”他向用被子将床铺一分为二的临也发问。
“做分界线啊。我的床睡个二、三人也没关系,可是感到睡在身边的是你会让我恶心到失眠的哟。”弄好以后临也干脆就背对着他睡过去。
“那睡沙发不就好了…”平和岛静雄入睡以前听见临也急躁的在念着“雨怎么还没停”。


♂♀

平和岛静雄这次是从一个未完的梦里醒来,真相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发展所以醒了。他身边的是在被子里蜷着身体侧躺的临也。静雄突然想如果他们还是那单纯青涩的少年们该多好。

雨天很讨厌啊——对吧,临也。



A·赛尔提·史特路尔森【18:45】

“我的希望是紧紧的握住现在的日常,名为赛尔提·史特路尔森与岸谷新罗的日常,还有他们的朋友们的日常。这样才是现在的我。”


我是爱尔兰的无头妖精,是非人类的存在。
和新罗在一起生活将近二十多年,发现自己有一颗与人类无异的心的同时也因为一些突发事件逐渐的不再介意自己是怪物这个事实。甚至有做过在电视台前展示自己的奇特能力以及在国道上骑着无头马——克修达·巴瓦全力奔跑。但这些都难以表现我内心的欣喜,那就好像是被囚禁时间长到连名字都忘记的囚犯突然有人对他说你今天开始就是自由人的时候的狂喜。

那样的心情平静以后,我开始思考我的爱(怪物的爱)可以给新罗带来什么。
新罗自不用说,他爱的是我这个怪物本身。或许他是因为我是无头骑士,而他本身那种异人的特殊癖好才会爱上我?我记得临也这么对我说的时候,我很坚定的回答他“我不会让别的无头妖精接近他”。像个人类一样占有欲强烈的爱,究竟可不可以给新罗带来幸福呢?
现在我很确信新罗不会被别的无头妖精给蛊惑,因为他只爱我。他的爱对我这样的怪物而言是最温柔的。在我没有打字之前就能明白我的思想,看不见我的表情也能理解我的感受,没有味觉的我做出来的饭菜也能喊着眼泪说美味并且吞下去——做为恋人来说体贴绝对是满点。

无头骑士在民间的传说与报丧女妖相似,而我作为无头骑士出现在新罗身边是必然呢还是偶然?我的生命也许还有很长,比起人类的新罗还要长很多。我们的爱情会被这种不对称的时间折磨成什么样?我的头颅是不是掌握了死亡的核心?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只要看着新罗,这些令我不安的因素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的希望是紧紧的握住现在的日常,名为赛尔提·史特路尔森与岸谷新罗的日常,还有交情不错的朋友们的日常。这样才是现在的我。

今天凌晨三点半的时候,急促的门铃和新罗抱怨的声音吵醒我。临也抬着满身是血的静雄来找新罗急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新罗慌张的样子。大概是四发子弹,全部都齐刷刷的打在静雄左边的腹部上,失血量大得惊人。
在新罗报废了许多手术刀后,子弹总算是取出来了。这个过程里临也一反常态面无表情的在翻填字游戏的杂志,就连事后新罗吐槽他写完了我们没得写他也一并无视掉。新罗指着包扎好的静雄对临也说我要两人世界所以请你把他带走,临也竟回复平常那个玩世不恭的笑脸说好啊,正准备用影子戳新罗的我当场僵硬了。
在他走以后我和新罗决定无视今天这个披着折原临也皮的男人。

不管是谁,伤害了无辜的人我都不会客气的,特别是我的朋友。

by_赛顿



B·渡草三郎【18:57】

“可是就算是很重要的朋友,游马崎你个混蛋再让我看见痛车什么的我绝对不放过你啊!”


喜欢车,喜欢带朋友坐自己的车,偶尔一起做点刺激的事——我就是这样平凡无奇的池袋居民。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组织性的话,那就是boss为门田京平这个我们围起来的小组织,没有什么特别壮烈的剧情,我们只是单纯的因为门田京平这个人聚在一起,然后成为池袋一角的缩影。
门田是可靠大哥型,狩沢与游马崎是二次元星人,这样属性的我们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协调,实际上却是很和谐的一个小团体呢。非要说的话,功劳全都是由于门田的存在吧,像协调剂。
组织大义什么的我并不懂,跟随门田做我们喜欢的事才是我们的风格。可是就算是很重要的朋友,游马崎你个混蛋再让我看见痛车什么的我绝对不放过你啊!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们四个人不是没出现在聊天室吗?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虎之穴呆了一整天。我倒是没特别留意什么啦,狩沢他们一进去就没怎么出来过,不过会隔一段时间就搬一堆书出来,ACG类的书籍封面每个都好精致呢。最后门田也进去了,就只有我一个人在车内,可恶啊!
九点多的时候看见静雄双手插着口袋叼着他薄荷味的American Spirit从我车前走过,他看上去很焦急。本想和他打个招呼,好心提着慰问品回来的狩沢两眼发光并且用手机爬聊天室飞快的打字让我打消这个念头。狩沢也是不能和静雄放在一起的人之一吧,我想。
静雄后来去了哪里我没留意。能够给与那个传说中的被暴力之神眷顾的男人如此巨大的伤害的人,我也想知道呢。

by_痛车爱好者去死



C·聊天室☆

——甘乐进入聊天室——
《哟,大家晚安。甘乐,我,来了噢!今天过得还好吗?》
『安~』
(晚安。)
【甘乐桑来了啊。】
{今天看起来很高兴呢 甘乐先生 }
《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跌到谷底干脆就看开了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我会给你上香的呢。』
《突然之间又消沉了,大家都那么希望可爱的少女甘乐chan死掉吗☆》
(……)
『杀手先生快杀了这个网络人妖/人渣吧,』
『不好意思形容词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呢。』

“因为你是抖m啊,小临临。”
【狩沢小姐又一鸣惊人了。】
[话题又往奇怪的方向了。]
“萌和腐才是世界第一元素!”
‘我觉得应该是爱。’
『我的爱可是很多的噢,小杏里快接受我的爱吧~』
{我 我 }
【正臣你别对杏里说那么轻浮的话。】
『有什么关系嘛,不敢告白的胆小鬼龙之峰帝人君。』

——池袋密医进入聊天室——
《啊,痴情笨蛋来了。》
『新罗先生的打字速度好像也很快呢。』
【最快的还是赛顿桑吧。】
{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
(新罗你要是说些不堪入目的话我会使劲的戳你右肋骨的。)

〖赛尔提·史特路尔森,我爱你。〗
《好老气的开场,新罗你有点新意啊。》
〖看见你出自肺腑之言的浓浓爱意,我一直以来空虚无比的灵魂终于如沐甘露迎来美好的初春。〗
〖就犹如比翼鸟与连理枝,再没有任何人或者事物可以分开我们。至于时间你放心,那只能是我们坚贞爱情的见证者。〗

【】
【抱歉我按错键了。】
【新罗先生请继续。】

〖吾与汝的爱情是完美无瑕的,我会好好的爱惜你的,在未来每一天里,都将是比蜂蜜还甜美的日子呢。〗
〖赛尔提我好兴奋不已,俺好爱你!〗
〖这种感觉——〗
(新罗你够了!!大家都在看呢。)
(还有把你的第一人称统一。)
〖害羞了,可爱的赛尔提~〗
(好了啦!)

{美香 是杀手 但是没杀人啊 }
(这样的话,不杀人的杀手也是存在的。)
[不如说没找到想要杀的人吧。也能说明杀手并不是互相知道身份的,不然张间会爆出那个人吧。]
《有可能噢。》
《仔细想想,是不是也存在“不知道自己是杀人,杀人以后才知道”这种情况呢?》
【这样的话太巧合了吧!】
〖没有那么傻的人吧。〗

【说起来临也先生昨天为什么来池袋呢?而且还是半夜哦。】
{龙之峰同学 半夜起来做什么 }
∶我也有看见临也一蹦一跳的走过去。∶
【我只是半夜睡不着起来倒垃圾啊,正臣知道的。】
『嗯,你还把我弄醒陪你,真是午夜惊魂啊。』
“幼驯染……”
“完全被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了。”
{大家 半夜的习惯都很奇怪呢 }
(小杏里你可以无视这群人的。)

《我只是单纯的去池袋走走,然后半路捡到小静而已。》
“小临临没有事先埋伏吗?”
《我承认我寂寞去找小静打架了,这个话题可以转移了吗?》
“小临临你不带这样的,你要更蹭得累一点才行。”
《你怎么还没被卡车撞?》
“我想我也许真的要死了……”
『突然气氛nervous?』
“因为我看见了——”

——赫罗女神离开聊天室——
【好惊悚。】
【等下大家打算验谁呢?】

(美香有不在场证据的话,就是有人假扮吧?)
(符合情况的人除了杏里就是……)
《就是小正臣了哦☆》
『甘乐混蛋,我是male。』
《可以女装嘛。》
【正臣的女装好像也不错呢?】
‘哥特女仆就可以变成二次元了,二次元最高!’
『虽然我一个美少年长了比女人还美丽的脸,但是我没女装癖啊,而且狩沢小姐比我更适合吧?!』
[狩沢的话,那天我们不在那里,赛尔提可以帮我们作证。]
(嗯,工作的时候有见面。)
《所以说还是正臣吧☆》
『那还有帝人啊!!』

——公告:第一轮投票开始——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

——公告:纪田正臣【非杀手】——


『我是清白的。』
——赫罗女神进入聊天室——
“哎呀,网络不顺畅呢。”
“游马崎是因为你在打网游?”
‘我只是在下电影啦,狩沢小姐。不过刚刚关了。’

“是谁偷袭了小静静呢?”
『难道还要用神秘角色这个老梗吗?』
【正臣的冷笑话比这个还老。】
『帝人你不吐槽我会死啊,而且你还投我。』
【我跟大众了嘛,反正你是清白的。】
《一团迷雾☆》

『我没有穿女装噢!』
【你很介意女装啊。】
『我可是男人耶,你不介意你去穿啊。』
【绝对不要。】
“小纪田的女装一定是闪闪发光的,比起来……”
“更想看见小临临的女装呢。”
“会是什么风格呢?”
‘女仆装?还是意料外的蕾丝边洋裙?’
《狩沢小姐你快去死吧☆》

——公告:第二轮投票开始——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狩沢绘理华\

——公告:狩沢绘理华【死亡确认】——

【诶?!】
【我没按啊。】
(我也是。)
{没有按 }
『怎么回事啊?』
‘……?’
[临也你做的?]
《我和你们一样是不知情者,大概是系统难得出一次bug给狩沢小姐撞上了吧?》
《我是无辜的啦。》
〖表示不相信。〗
【同上】
{一样。}
『一样x n』
(……)

《真的不是我啦。如果我有那么大权力早把你们全票死的哟。》
{甘乐先生那么可怜的样子 应该不是他做的 }
《小罪歌你真好,这里唯一正常的就是你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的 }

∶狩沢??∶
[到时间了,大家先下吧,说不定狩沢的遗言会告诉我们什么。]
【那么明天见,晚安。】
『晚安。』
{好的 晚安 }
《安~》
(安。)
〖晚安。〗
‘晚安。’

——罪歌离开聊天室——
——矢雾诚二离开聊天室——
——田中太郎离开聊天室——
——甘乐离开聊天室——
——梦魔女仆小姐请再次来骚扰我离开聊天室——
——不许叫我小田田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离开聊天室——
——池袋密医离开聊天室——
——赛顿离开聊天室——
——痛车爱好者去死离开聊天室——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D·隐之章·狩沢绘理华【杀手】·遗言

我是杀手噢,而且还杀了不少人。不过赛门和波江并不是我杀的。是不是觉得谜团又多了一些呢?没关系的啦,这只不过是个游戏。

今天被票死的原因我多少了解的。昨天半夜在看新番的时候,我听见了哦,那个传说中的哭声,很凄厉的那种。欧洲那边不是有个什么报丧女妖吗?见到那个的真面目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燃起来了耶。月光下的白色妖精,它起先是背对着我哭,但是总觉得那种哭声不是它本身发出的,更像是某种东西依凭在它身上。

“你明天就要死了。”它唯一说的一句话,就在它转身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那真的是张尤物的脸呢,我的血液都为之臣服。
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好妖媚。
我心里不断充斥着这样的形容词。多么美丽的一个夜晚,冰蓝色眼睛的白色妖精,最后像幻影一样消失,在我拖着隔壁打游戏的游马崎回来之前。

好吧,回到主题。也许是我杀的人太多,所以系统派了个妖精来告诉我今日的死亡吧。
话说游马崎我寂寞了你快来陪我还有带上明天出版的电击文库,我一直都认为电波女比正主更有魅力的。

还有就是『小临临不是最终boss』(这是红字哦是血红宝刀哦)。所以呢,大家不要欺负小临临啊,虽然他是个抖m没错,但是人家有抖s了哟。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嘛(诶好像用错了?)。

我啊,也许仅仅只是想要体验下三次元杀人与二次元的不同吧,所以才会那么容易被蛊惑呢。可以的话,好想死在书堆里呢,死在那些我所挚爱的二次元包围的地方,以最接近二次元的方式死去——


E·游魂墓地★

——狩沢绘理华进入游魂墓地——

“咦,好冷清啊。”
〈哟,狩沢。吃寿司吗?〉
〈来吃寿司吧!很好吃的,寿司。来吧。〉
“赛门!见到你真感动。”
“不过这里好像没有寿司呢。”
〈好像是的。〉
“白人厨师他很想你呢。”
〈是吗?我也很想他喔。〉
“啧啧。纯情的小赛门。”

死亡人数:4
死亡名单:赛门·布里兹涅夫 矢雾波江 张间美香 狩沢绘理华


第四日·end

题目:无头骑士异闻录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