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三日】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洛月叶


第三日

Q·正文·看杀卫玠

你讨厌过一个人吗?
别感到什么不好意思的,讨厌啊嫉妒啊,有这种难以启齿的负面感情是很正常的。是的,我是说对于人类这样有趣的生物而言。不管如何掩饰还是逃避,它们都还是存在的吧?所以坦白承认自己就好啦。不过还是要提醒一点,那种面带微笑说我讨厌人类的家伙还是不要靠近得好,还有面带微笑说我喜欢人类的也是。他们大多脑袋就有点问题呢,除我以外喔。

我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感情都是会分层次的吧,比如稍微、非常、一点、更这样的,大家真是喜欢装文艺呐,明明都是讨厌,却还要分那么多,难道讨厌的人多到要分得那么仔细?那真是可怕啊,人类。也很可爱不是吗?
我呢,非常的爱人类,只爱人类呢。
有个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大概讨厌的程度也就没有办法用形容词来表示了,总之就是有那么一个人,让我讨厌到想用合法的手段杀死他。对,就是那个池袋的吧台服怪物。

也许你会说这是爱的表现,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爱的是“除了的他以外”的全人类噢,面不改色或者纯良的直视你的眼睛说都可以。这样你还不相信吗,真是太固执了。固执可是有很多坏处的,比如人际关系不和谐。

啊,刚刚提到我讨厌的人对吧?他可是真的很让我苦手呢,明明思考模式比单细胞的草履虫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只要老老实实的履行好干架傀儡这个本分就好了啊,可是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协调的善良内心呢。本来以为可以好好利用他,当个最强的棋子,可是我失算了。明明是个只会暴力相加的怪物,无头骑士、赛门之流却围着他,那样脆弱渺小的善良竟会是人类即使受伤也不想远离的原因啊。那么多的人类选择群聚在他身边,可是会让我吃醋的噢。干脆就像那个东方国的卫玠那样,被仰慕的视线围绕着,然后去死吧。

所以我决定——要杀死你,用合法的手段杀死你,然后把我最爱的人类抢回来。我对所有人类都投以深刻的爱恋,那些爱慕的注视也应该是属于我的。正如我爱着必然,偶然也要爱着我。
平和岛静雄。这就是要被我杀死的你的名字,对吗?


♂♀

“波江,今天你可以不用在我这里。”长发的冰山美人看着电脑显示屏上的人影,那个一脸闲情看起来就想揍一拳过去的黑发男人刚结束完一通电话。“就算是带薪休假吧。”他用好看的手指拿起调味小勺搅着乳白色杯子里的咖啡。
“哦?那么好心的把我赶走是要做什么好事呢?”矢雾波江,矢雾制药第六研的主任。现因为一些原因藏身于新宿知名情报贩子家里,并兼任他的个人秘书。不过是偶尔帮忙整理数目众多情报资料,这个年轻得不像样的情报贩子生活起居一向很有规律,烹饪也很上心。
“无功不受禄哦?”虽然这么说,波江还是井井有序的收拾好自己带来的东西。想到因为这个突来的假期可以去池袋见弟弟,她马上像个热恋期的少女脸颊绯红。

“适当的施与小恩惠,让你更卖命的效力于我。人类不都是这么容易讨好的存在嘛。”折原临也看着那个高档的女性挎包,用随和的语气说着脱离气氛的言辞。他就是那种感情基调和语言内容完全脱轨的人。这个男人你永远也别奢望摸到他的真实。
“还是对那些经常上门把你看成比神还重要的哥特风萝莉街头小辣妹异国美妇人说吧,我可是过了会欣赏你这类人的年龄。”波江在玄关冷笑,准备更换鞋子。
“恋弟的变态不能理解是很正常的。”折原临也右手撑着下巴,以很调皮的语调说。
“不想被更变态的你评价。”波江毫不在意的吐槽他,对于将要和弟弟见面的激动心情,她几乎可以不在意任何人和事。
“恶心的女人,不过很有趣就是了。”折原临也对着那扇被狠狠扣上的防盗门小声嘀咕。


♂♀

“这么快就下雨了啊。”听见雨声的时候,折原临也突然在高级公寓的地板上跑起来,关着脚丫。
他拉开落地窗的帘子,动作有些乖巧的坐下,像是在等待电影开场的孩子那般兴奋。雨水顺着那些排水管的衔接处,或者更远一点的商业街横幅,或者不同花色的雨伞尖钩流下,交汇时发出的声音光是想象就让他感到舒服。他享受着这样舒适的时间,然而——
啊,下雨天呢,的确也是有讨厌的回忆的。关于他,平和岛静雄的。


♂♀

六年前。日本池袋——

折原临也忘记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全人类并十句话不离“人类LOVE”,当他察觉自己的病态时就是这样了。家庭背景很普通,人生经历没有任何阴暗面,他甚至无法合理的对他的烂性格做出任何解释。
跟岸谷新罗再遇,认识平和岛静雄完全是意外。不过像他们这样特殊的人类会认识是迟早的事吧。高中时期的折原临也已经在玩情报贩子这种游戏了。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东西,迂回在各种暴力组织之间。自己没有生产什么,却照样可以轻松的赚到钱。总而言之是个操作别人弱点向人诈钱的恶劣职业。
三个人对彼此的评价绝对没有过偏心袒护和互相包庇。他们在来神几乎是无人不知,即使是合并改名后的来良里的老教职工,在看见折原这个姓的同时都很默契的想起校舍三楼滚下来的油桶。
平和岛静雄是会在折原临也长篇中二发表宣言里第一个暴走的人。虽说是来神最凶组,平时他们也是有勾肩搭背欢乐无比的热血好朋友剧场的。


折原临也从supermarket出来,对着身边同样提着几个环保塑料袋的平和岛静雄说:“下雨了呢。”表情事不关己。先不提两个人为什么会在超市而且买的全是食材类,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带伞。
“快走啦。”平和岛静雄催促临也,完全不顾逐渐加强的雨势,快步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真是的,就会乱来。”折原临也骂了一句,他很介意淋湿自己的便装。


♂♀

折原临也套了一条白T恤还有穿在他身上实在是松垮得可以的牛仔裤,他裹着浴巾。平和岛静雄面前的桌子放了瓶牛奶。这么说起来,用的沐浴露也是牛奶味的。

“小静的衣服果然是size太大了呐。”临也拖着过长的裤脚向静雄走去,圆领衬衫的低开口让那对诱人的锁骨隐约露出来,看起来很想让人啃下去。
“临也,去把头发吹干,免得新罗说我虐待你。”平和岛静雄用眼睛示意吹风机的位置,已经插上电了。
“我很讨厌用吹风机的哦?不过——”临也眯起眼睛。“如果你帮我的话就可以考虑,作为回报帮你做一次晚饭。”
“你啊,怎么那么麻烦啊?”静雄把浴巾盖在他头上,小心的控制力道揉着——那样的画面看起来就像是感情很要好的兄弟。“三人份,今天幽也要回来。”
“嗯。”临也在心里偷笑,这一局算是先胜一分。

“小静,你轻点啊,疼死了。”
“是想我捏爆你的头颅么,临也老弟?”静雄觉得差不多了,就按下吹风机的开关,调到MAX,开始环绕那个小小的脑袋吹风。“你和新罗那家伙…都不染头发的啊。”平和岛静雄的手指穿插在折原临也细柔的黑发之间,撩起发尾时有种温温的余热。
“因为这样看起来很纯良不是吗,比较容易欺骗纯情的少男少女们呐。比如小静这——!!”折原临也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发现强力的热风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和岛静雄双手不怀好意的将他脸颊两侧的碎发往上抓。“你在做什么啊?!”他抓住平和岛静雄的一只手,上面还带着淡淡的青柠香。
“帮你抓头发啊,让你看起来稍微符合真面目哟。”静雄意义不明的笑。
“又要再去洗头了么,所以小静你怎么还不去死啊,快去死啦。”折原临也看着镜子中自己定型到一般的头发,苦笑的在心里说其实那发蜡的味道很好闻。

“喂,今天吃什锦火锅吧。”平和岛静雄指着角落的环保袋。
“如果你去死我会很乐意做。”折原临也转身走进厨房。


后来有人问及新宿的情报贩子和池袋最凶的关系时,岸谷新罗作为两位当事人的老同学兼损友回答到——“至少在那件事(临也犯案陷害静雄入狱)发生前,静雄一直都很喜欢临也的”。


♂♀

现在。新宿高级公寓——

雨天的回忆结束以后,折原临也像是玩腻了,重新爬回沙发上躺下,许久才入睡。
所以说,下雨天还是很最讨厌了。


♂♀

池袋60楼大道——

“黄巾贼的数目,最近是不是变多了?”
“是开始聚集在一起了吧,以前好像也是那么多的。”
“可是总觉得要爆发什么战争一样。啊,绿灯了!快,我们要迟到了!”
厢型车司机座上的人猛的将油门踩到底冲向人行道,这是有个短裙的高跟鞋女人也冲出来。撞击和鲜红色的血液让画面定格在那一瞬间。人们默默的停下脚步。
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肇事者逃逸。有人想起拨打统一急救电话,现场立刻沸腾起来。

正文·end



A·田中汤姆【18:59】

“好像很多人认为和静雄相处那么久没有进一次医院的我是个奇迹呢?其实就像打游戏那样,有窍门的啊。说到窍门。那就是【少说话】【逃】【远离】。相处得好的话,他可是个够格的好朋友呢。”


今天应该是和平的,虽然我也是作为这个游戏的参与者,昨天赛门的突然死亡也足够我恐慌了。不过现在还能活着就万幸了。
我呢,是个得过且过的人,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总是会有这种淡然的心态。其实有个很头疼的问题啊,就是我那个帅气的学弟,目前在我手下工作。没错,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池袋最不能惹的人之一。当然了,在池袋混的人想不知道他也是有困难的。这家伙的脾气很暴躁,三句说不通就会动手打人。嗯,对于干我们这一行的人来说,静雄是非常正确的人选。可是我也每天提心吊胆的考虑公共设施的赔偿费啊。本来那个事件(圈外人把它称为“撕裂者之夜”)后,静雄也有可以控制力量的倾向了。看见路边分尸的邮筒,我想我大概误会了。池袋散步解说书里也是有写的,要尽量避开他噢。

好像很多人认为和静雄相处那么久没有进一次医院的我是个奇迹呢?其实就像打游戏那样,有窍门的啊。说到窍门。那就是【少说话】【逃】【远离】。相处得好的话,他可是个够格的好朋友呢。不过,更重要的一点,在他面前千万别提起那个名字哦。会死的。

对了,说说我今天目睹到的那个吧。是车祸没错,至于是不是有人为因素我就不清楚了。我看见的现场是这样的:绿灯亮起的时候,一辆灰色的厢型车,就是门田他们那种随处可见的车子(渡草的车子前几天被游马崎改装成痛车了所以我肯定那个不是他们的),车门牌我没看清。它急冲出去,撞上了一位白色外套的女人,也就是矢雾波江。矢雾小姐看其好像是一路追赶着什么人,似乎没注意到人行道上的红灯。顺着她的方向,我好像看见一个粉色的女孩子?我不确定矢雾小姐的目标是不是她。厢型车撞人后很快的就逃逸了。
这就是大叔我目睹的真相了,希望能给你们一些线索吧。

by_Tom





B·纪田正臣【19:03】

“如果怎么也没有办法从过去的掌控下解脱,那就逃离吧。不断的逃离,直到总有一天可以坦诚正面它。”


啊,都说了我不想回去那边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喔?
刚进入池袋这个城市的我,对于它数不清的细小的非日常十分的着迷,我想我那时候的神情就像帝人说的在上课时候发现跑进学校的猫咪那样好奇与憧憬。放学后独自探险,然后把经历添油加醋的修改成奇妙的文字,说给聊天室里那个愣头愣脑的小学同学听。而且他也很乐意听我的夸耀,以近乎羡慕或者嫉妒的语气回应我,有的时候也是会冷冷的吐槽(其实好像吐槽的时候更多?)。

为什么会选择只是小学同学的网友呢,这也仅仅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那边有个人电脑网络的人吧。我需要把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给另一个人,像他那样的另一个人。就好像那个诉说国王秘密的溶洞嘛,有秘密的人总是闷不住的。这样一个风流美少年的我怎么能把秘密都藏起来呢,怎么说也要透漏一部分不是吗。

当初邀请帝人来池袋,只是一时兴起做的决定,一个小小的玩笑。说真的,他的到来给了我不少的缓冲和感动。好像自己终于脱离池袋的非日常,逃避一样的回到日常之中,帝人和他带来的更久远前的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上了高中还不敢告白的纯情少年就有想要捉弄他的意思啊,把别人的秘密不留情的说出来也是件有趣的事。唉,帝人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呢?
顺带一提,成熟男人的标准是把妹的水平高低噢。

为什么喜欢把妹呢?因为女孩子们都很可爱啊,又或者我的爱太富裕了,要不断的分给每一个女孩子呢。要和很多的女孩交往,要爱很多的人。不过,性感可爱的杏里可是有NO.1优先权哦,就算是我的交往名单已经有六个人了。
可是真实的原因与其说是羞以启齿,倒不如说我自己也不知道啊。像是“不明白自己的爱情是怎么样的”这样吧?也许临也先生说得对,我只是个胆小鬼(虽然对,但我还是很讨厌他,毫不介意更露骨的表现我对他的厌恶)。也许不断积累的“过去”对于我而言确实是“神”一样的存在,但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我可是一个字也不打算承认的。

如果怎么也没有办法从过去的掌控下解脱,那就逃离吧。不断的逃离,直到总有一天可以坦诚正面它。为了那个时刻,即使是这样胆小鬼的我也是会不断的积累勇气,不断跨越恐惧的。我只是想守护身边那些可以被称作是同伴的人,还有维护好不容易回到的日常。就这样。

关于矢雾波江的死亡,我感到很沉重。如此的美人竟被杀了,究竟是哪个没风趣的混蛋呢。杀手先生们(小姐的话需要提前教育),如果你们动了我身边的同伴们,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by_巴裘拉




C·聊天室☆

——Tom进入聊天室——
《Hi,cool boy.你终于也来聊天室啦。》
《不过也是啦,不来的话说不定会像赛门那样突然死亡呢☆》
$甘乐先生你是在叫我?$
【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只有你是新来的,你说呢。cool boy.》
$别用那么美式的称呼好吗。$
《你的名字都是美国人的名字呢,明明是日本人哦?》
【哈哈,哈哈。】
$算了,不过那边那个田中太郎是怎么回事啊?$
《啊,说起来太郎从刚刚开始一直笑到现在呢。》
《别管他就好啦。》
【哈哈哈哈哈。】
$可是……$

『你笑够了没啊,可恶。』
(已经近似机械的复制粘贴了…)
{龙之峰同学 有什么好笑的吗 }
【正臣…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被本大爷热情洋溢的独白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真是混乱啊,这个聊天室。$
《习惯就好啦。今天怎么没看见小静呢?又因为破坏公共设施被拘留了?》
$他啊,喝闷酒去了吧。$

/诚二,你不要紧吧?姐姐死了……/
\美香,没有人能阻止我的爱。\

悄悄话\听说你不找头了吗?\
悄悄话(恩。)
悄悄话\只能靠自己找了吗……\

【哈哈哈不行再让我笑一下。】
【因为第一次看到如此认真写独白的正臣,感觉好不可思议。】
【想要好好的嘲弄一番呢。】
『你昨天的独白才更具有笑点啊,傲娇帝人·改。』
【“不明白自己的爱情是怎么样的”……噗哈哈。】
【原来正臣你一直都是不懂装懂的啊。】
『可恶,气死我了!』
《我觉得,傲娇的人其实是巴裘拉吧☆》
『甘乐你闭嘴。』

【正臣,把你的爱情也分我有点吧。】
『帝人你闹够了没啊,没分寸也要有个下限的,』
{龙之峰同学 纪田同学 请别闹了 }
『杏里你看看帝人他啊,笑得快崩掉了!』
{嘲笑别人的真情流露 不好 }
【好啦好啦,我明白了。】
『帝人,道歉。快跟我道歉。』

《今天感觉人很少呢,门田组也不在啊。》
$门田他们也参加这个游戏了?$
【狩沢小姐他们的话是去了虎之穴那边,回来前有遇见。】
【他们拿的书……大概是少儿不宜的那种吧。】
『龙之峰帝人你别岔开话题,快道歉。』
(那两个二次元狂热者啊。)
【不…我想应该不是狂热程度了,更上一个等级的吧。】

悄悄话《被无视了哟,正臣君☆》
『他无视我我就无视你行了吧~』
【甘乐是在对正臣进行骚扰了吗?】
《诶?怎么知道是我呢~》
【只有你才会这么无聊。】

{大家 今天我有补习班 先下了 晚安 }
(安~杏里。)
《再见,罪歌~》
【晚安,园原同学。】
$晚安。$
『安哟,小杏里。』
/好的,晚安。/
——罪歌离开聊天室——

〖赛尔提我们晚上看人●情未了吧。〗
(如果你玩游戏的时候可以稍微让一下我的话。)
〖下落式的游戏应该怎么让?把手从键盘上移开什么也不做吗?〗
(……)
〖赛尔提别生气嘛,我只按下键就是了!〗
(去死吧,新罗。)

悄悄话《太郎,巴裘拉不理你了哦☆》
悄悄话【是…是吗……】
悄悄话【笑过头了吗?】
悄悄话《再不道歉可是会失去朋友的呢?》
悄悄话【我知道了……】
悄悄话《哎,今天没人吐槽感觉真没劲。》
悄悄话【你就面带微笑站着不动给自动贩卖机砸,】
悄悄话【才会感到生活美好吧?甘乐先生。】
悄悄话《那可是很痛的,太郎!》

悄悄话【正臣,生气了吗?】
悄悄话【我…我只是开玩笑的,你知道的。】
悄悄话【对不起……】
悄悄话【好歹说些什么吧!】
悄悄话【真的生气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悄悄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悄悄话『帝人你在做什么啊?』
悄悄话『我刚刚只是去了次厕所啊,吃坏肚子了。』
悄悄话【那你是没生气了,太好了!】
悄悄话『别太激动喔。』
悄悄话【嗯,正臣也是我很重要的人。】
悄悄话『别肉麻啦~』

(汤姆先生说的那个粉衣服的女孩子,难道是……)
【张间同学?】
『美香?』
《和好啦,青梅竹马的羁绊也是不可小看的呀☆》
【比你的欢喜冤家好多了。】

——赫罗女神进入聊天室——
“哟,晚上好各位。”
“我现在是用手机上的哦。”
“今天大家过的还不错吧?”
“对了,那个矢雾制药的女人车祸现场我也在哦。”
“是有个穿粉衣的女孩之后慌慌张张的跑开了。”
“背影看起来像是之前我们接待过的那位,来良的学生。”
“我先下啦,游马崎在催我呢。”
“BYE~”
“啊,还有我看见小静了哟,小临临是不是在想他呢。呀,一个人真寂寞呢。”
——赫罗女神离开聊天室——

【……】
『……』
《下次是不是该禁止狩沢登入呢……》
〖张间美香?〗
/我…我今天没有去过那条道的!那个时间我和诚二在一起,他可以作证。/
/杏里也看见我们了。/
\美香没有说谎,请相信她。\
《可是能证明你们两个是清白的罪歌可是不在的哦。》
【说的也是呢,而且有两个人目击者了。】
『我的原则是不对有情夫的女孩出手,可是身为杏里朋友的你我也是不想怀疑的哟,』
【你太重色了吧!】
(不能这么武断的。)
〖不是有系统投票吗?来验身份吧?〗
/别啊,我不是凶手的!/
/诚二你相信我对吧?!/
\是的,我相信你,无条件的相信你,我爱你。\
《可是验证下也不会少快肉吧☆》

——公告:第一轮投票开始——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公告:张间美香【杀手】——

/诚二,我真的没有杀害姐姐!/
\如果我们的爱是真实的,你就先去那边等我把。\

《哇,第一只杀手浮出来了啊,看来今晚是大收获啊☆》
《大家都知道怎么做了吧?公开处决哦。》
【张间同学……】
『真是遗憾啊。』
(抱歉了。)

/可是我真的没杀人啊。/
《但是你是杀手已经是被证实的事实了。》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诚二…!/
\美香。\

《要给你们来一段生离死别的特写吗?那一定是很好玩的呢☆》
『当你要死的时候我也会像你现在这样讽刺你呢。』
《噢?正臣你应该纠缠不放的人好像不是我吧?》

——公告:第二轮投票开始——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张间美香〗

——公告:张间美香【死亡确认】——

《处决了一个杀手真是大快人心呐。大家要不要庆祝?这可是平民的胜利噢。》
(怎么觉得心情有些沉重……)
〖是有东西堵着胸口的感觉吗?我来帮你缓和吧,在床上喔。〗
(新罗你说话正常点!)
〖赛尔提你别把影子弄那么尖锐啊,会流血的!〗

【甘乐今天很无趣的样子呢,是因为静雄先生不在吗?】
『鳗鱼和狗鱼的故事那样的嘛?』
《你们真讨厌。》

《今天就到这里了,大家晚安☆》
【晚安,各位】
『安~』
(大家晚安。)
$再见。$
〖晚安。〗

——田中太郎离开聊天室——
——Tom离开聊天室——
——池袋密医离开聊天室——
——矢雾诚二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离开聊天室——
——赛顿离开聊天室——
——甘乐离开聊天室——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D·隐之章·张间美香【杀手】·遗言

“我是杀手。但是我要澄清一点——我没有杀害诚二的姐姐。”


第一眼看见诚二的时候我就义无反顾的投入激流的爱河之中。我知道的,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未来的爱人,我唯一的爱人,我永恒的爱人。
就算是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的。他的一切我都想知道,他的一切我都会知道。

诚二接受我的追求并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长得像赛尔提的头颅,他对我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可言。但是我不介意,他眼睛里看见的是整容以后的我,呼喊的是我的名字·张间美香,紧紧拥抱的是我真实的身躯。诚二是我的,诚二永远都必须是我的,我也会让诚二永远是我的。

我唯一的目标是那颗诱惑了诚二的头颅。找到以后用锋利的刀刃切下来,一块块的用我的口舌吞咽下去,让它的血与肉完全的和我融为一体,这样诚二才会完美的正真的爱上我呢。

至于矢雾波江,我没有杀害她的必要。诚二的姐姐,就是我的姐姐,诚二不会爱上姐姐的。
我是杀手,但我没有杀害任何人。

诚二,快下来陪我吧,永远的看着我,爱着我一个人吧。




E·游魂墓地★

——矢雾波江进入游魂墓地——
——张间美香进入游魂墓地——

<……>
/……/

〈哟,两位美丽的小姐,要吃寿司吗?〉
〈路西要寿司,很好吃的哟。〉
〈吃吧,寿司~〉
〈吃了就不会愁眉苦脸了,会变得漂亮的噢。〉
〈来吃寿司吧。〉

<诚二最后还是会回来我身边的,你这个臭虫一样的跟踪狂最好离他远点。>
/我告诉你,诚二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姐姐的。/
〈两位不可以吵架哦,来吃寿司吧~〉

死亡人数:3
死亡名单:赛门·布里兹涅夫 矢雾波江 张间美香



第三日·end

题目:无头骑士异闻录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