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二日】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_洛月叶


第二日

K·正文·寸铁杀人

他的存在本身即是暴力。会走动的池袋暴力,平和岛静雄。
打个形象的比喻吧,将暴力这种多分子化合物在压力7.75MPa下压缩至体积最小、密度最大,然后用6.5号针头的5ML无菌注射器比静脉输葡萄糖还轻松的打入平和岛静雄的肌肉里,这样才能让那副外表看起来实在是过于纤瘦斯文的体格有如此独一无二的爆发力。
用少年时期的岸谷新罗的说辞是肌肉历经频繁的拉伤与顺坏,其生长也变得灵活,治愈的时间不断缩短,总是未长成饱满状态就被强迫停止,所以才不会像拳击手或者格斗家那样有丰满的肌肉——但是浓缩的还是精华。当时他一本正经的解释完后,十指交叉捏着几把手术刀并面带微笑的说“请让我解剖你吧,平和岛同学。一次就可以了”。换来的结果理所当然的是手腕脱臼。

平和岛静雄,他那股异于常人的暴力,简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问候。而且这样一个普通人尊称为“怪物”的存在,也名副其实的是一根筋、大脑无法控制情绪的人——好像随时都可能暴走。
曾被人多次形容干架很帅,并不是那种因为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蛋或者斗殴动作很帅气什么的,而是见过的人都会第一个自觉的联想到这个形容词。事实上也是那样的,干净利落,没有使什么奥义,完美的、纯粹的在使用他的暴力。那样的干架绝对会让身临其境的你迷恋不已,不限武器,没有伤害下限,那就是平和岛静雄式的无差别干架。

实际上,除了窝居在新宿那个与他犬猿之仲的仇敌,许多认知平和岛静雄存在的人,比如栗楠会高层,做做地下交易的密医,企图吞并黄巾贼的蓝色平方余党,揽客黑人的和平爱好者或者是向往非日常的少年少女们,都很想知道该如何杀死他,确切点说是怎么才能杀死他。
用人海战略?
我知道你想说许多手持便携式警棍或者防身等级以上的刀具的杂兵们伤害目标一致对准那个吧台服的怪物群起而上是吧?可是这样也不行的哦。对方可是一个用以一敌百来形容也不过分的怪物哦。
高杀伤武器?
小型手枪或者高压电击对吗?无论行凶的是看起来很讨厌实际上也是很讨厌的龌龊混混还是天真无邪易诱拐外加可贩卖的小萝莉也是失败告终的哦。
折原临也用了许多手段最终夜没能杀死他。从高中的十七岁到成年后的二十三岁,不多不少历时六年。所以说只有在他肌肉欠缺的脑袋上对准太阳穴补上一轮子弹把脑干什么的全暴了才能杀得死他吧。也许?


我最讨厌暴力了。
平和岛静雄的口头禅,尽管他除了那身别人认为他应当引以为傲的暴力外一无所有。
干架傀儡。
折原临也难得公正的这么评价平和岛静雄,并且刻意忽略掉“池袋最强”四个字前缀。


♂♀

就在带火星的烟蒂几乎要烫到指节的时候,平和岛静雄精确地在分界线处把它折成75°,用锃亮的皮鞋完全的踩灭它。
平和岛静雄发现自己被陌生号码以绑架羽岛幽平这样的理由被骗是在他抽掉今天早上剩下的半包American Spirit。当他形象的把中午出现在他卧室里的混蛋从头发到脚趾刻画了一遍再和指使陌生号码的幕后黑手对上号是在他离开电脑屏幕的75x60秒后。距离路过西口公园的夜路情侣表示听见野兽一般的怒吼是在“现在”的0.15秒——

“临~也~~!!”
不可否认会让平和岛静雄如此热情呼唤的名字永远也只有一个,是个念起来很好听的名字。他不是疏远的单单念姓,也不是连名带姓,而是简单的三个发音的单字,元音浊音清音并列。你想说这证明他们情同手足吗?其实平和岛静雄只是觉得这样念起了方便而已。


♂♀

平和岛静雄很不情愿的回响起白天发生的事,并且在去露西亚寿司的路上在以碎碎念的低音叨念什么,那听起来像是一种诅咒的语言。

今天工作的最后一个目标是西武百货的一个小职员,还没等对方愤愤的吧“专业不对口是国家政策不健全”这样欠抽的理由抬出来,身边的冷饮柜凭空消失后没几秒就因为重力加速度的冲击再次差之分毫的坠落在他面前,接触地板砖的时候仅仅发出延迟的闷响。
地中海大叔抓着雷鬼发型的田中汤姆重复的说饶了我吧我家大小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平和岛静雄那根筋终于暴了,他走到红色自动贩卖机面前活动手指骨,这时田中汤姆识趣的离开地中海几米远。

——“怎么还不快点掏钱啊,混蛋。”
目送重物放倒地中海后继续向售票口飞去,静雄感到久违的清爽。


到家以后的静雄草草以三分钟原则出台的泡面解决了午饭,靠上床单便睡过去了甚至被子都没盖。
他做了一点也不文艺的梦。一只大蛇在他身上蜿蜒的爬行,胃里涌来的恶心感大概是由于蛇皮附着的粘液。全身被压制动弹不得,这样的感觉简直糟透了。平和岛静雄想破口大骂,无奈发不出声音。胸口是堵塞的窒息感,大概在喉结的部分,有什么东西导致的强烈的挤压感。

睁开眼睛后所见的景色让平和岛静雄宁愿梦境和现实来个一百八十度大翻转,他真的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回到那个恶心的梦里。现实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没有之一)以一种绝对会被误解真相的姿势坐在他小腹上这样不堪入目的情境。
可能是刚睡醒的大脑混乱,平和岛静雄在试图接受这个事实的途中,看着那双纯粹血色的眼眸出神。有那么短暂的瞬间里他仿佛看见了六年前的折原临也——那时候他们还是来神的少年们。

“临也君,可以解释下你在做什么吗?”对方不知道沉溺在什么样的幻想里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了,静雄只好自己先开口。
“讨厌啦,小静你明知故问啊。我在夜袭你啊,不过现在是白天所以应该说是日袭吧☆”折原临也说话时又恢复那样轻佻得让人不爽的调调,额头相撞的时候俊美青年吐出的气息让平和岛静雄心里一阵莫名的慌乱。“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非常的满意哟。如果你不离我远点,我可是会很暴力的对待你的噢?”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平和岛静雄还没想好下一步,手已经习惯的去抓临也的V领。到手以后是打他几拳还是把他全身骨头都拆了呢?意料之中的是折原临也逃开了。
之后还是照着剧本,两个人你追我逃的跑上了60楼大道。只是折原临也说的那句话,成功的让他大脑当机几分钟。

——“小静呐,其实我们都是无法亲手杀死对方吧。所以才会借助一些外力,比如你用那些光是根据重力原理就能把人压得全身性骨折的非生命,比如我用脆弱但是有思想的生命。到底是谁先杀死谁呢☆我们的游戏啊,全力以赴的把对方杀死才是胜利条件吧。我可是很想很想要杀死你的哟☆”

开什么玩笑,我总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你的。就算你折原临也是九命猫妖,我也会折断你九次。


♂♀

金色发的男子带着一脸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走进风格异类的露西亚寿司店,俄罗斯王朝的宫殿豪华风格与“价格安心!全部时价!”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搭配也只有在这里能感受到了。
静雄点了一份三文鱼刺身,粉色透明的肉片看起来就像是人体肌肉的剖面。吃下去的那种柔软的触感伴着“咕噜”的拟声词滑入食道,口感良好(前提是忽略了其他诡异的部分)。
坐在他身边喝伏特加的黑皮肤壮汉好像没有发现静雄,独自一个人断断续续的和白人主厨说他听不懂的俄罗斯语。平和岛静雄突然想起十七岁的折原临也,还有那段喧嚣的青葱岁月。那时折原临也已经可以很流畅的以外国语和赛门对话。

“啊啊,都大半夜了赛门你到底还在念什么啊?”平和岛静雄捏碎了墨绿色的茶杯,小四方的茶袋顺着水流与碎片掉在吧台上。这是赛门才注意到这位暴戾的友人。
“哟,静雄,寿司好吃吗?三文鱼,好吃,多吃些。你和临也,填饱肚子,就不会打架了哦。”赛门用蹩脚的日文拼拼凑凑成了句子。他笑了,露出欣慰与苦涩的怀旧。“池袋,是个美丽的地方。”
“嗯?从你口中听见他的名字就让我想起被那只混蛋跳蚤算计然后在这里免费打工一个人的往事啊。”静雄把愤怒都塞进了呼之欲出的语法里,这样才能稍稍让他不至于到达临界点。
“静雄,临也,思春期,寂寞。”
“都说了别把我和他的名字放在一起啊,塞门。”静雄抓起一张椅子扔过去,丝毫没有控制力度的意思。
“临也,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寂寞,没有朋友。”赛门双手硬生生的接下椅子被迫后退几步。“池袋,我喜爱的城市,就算是没有睡觉的地方或者吃的东西,也会有人照顾。你们可以好好相处的。”
静雄切了一声,把足够的钱丢下后大步往外走。他的怒点很低,但降温也很迅速。


♂♀

我知道临也跟我一样,没有什么称的上是同伴的人。不过啊,虽然是独来独往,并不表示就甘于寂寞。也会想跟人来往,就算只是字面上或者形式上的那种交流和问候。
平和岛静雄对偶然遇见的没有头的都市传说如此说道,并深深的吐出薄荷味的American Spirit烟气。


正文·End



A·龙之峰帝人【20:04】

“虽然比任何人都要期待非日常,有时候也会因为融为日常的一部分消失了而措手不及。啊,会这样想的我是不是很矛盾呢?正臣我知道你想说我傲娇,但是这完全和傲娇扯不上关系好吗!”


定时定点的日常总让我想要拼尽全神的力气去摆脱这样那样的规则。
小时候的乡下还是个充满冒险的地方,正臣走之前曾经被拉着捉弄过邻居阿姨家的女生,正臣走之后还有神秘传说的后山。这样小小的一块土地也是会因为十五年间被探索得没有任何新鲜了。我的心在不安,同时也波澜不惊。

想要改变什么,却又没有向前迈出关键性第一步的理由和勇气。
后来家里配了电脑,通过这样虚拟的平台我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世界,我所不知道的、无法接触的世界。就像回到了半夜探险学校的小时代,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心动不已。

在网上一直有邮件联系的正臣突然邀请我来池袋,父母方面也以生活费打工自理的条件通过了,我也可以如愿的进到这个正臣所说的形形色色的城市,还有那个中等偏下但是硬件条件不错的来良高中。独具特色的都市传说,日本版的独色帮——仅仅只是目睹了,站在现场了,也会觉得自己和那些非日常扯上一点关系了。为此而兴奋。
停留在西口公园入口这么想的我,已经逐渐的把非日常变成了日常。啊,对不起我突然想起不好的回忆,让我整理下情绪。

虽然比任何人都要期待非日常,有时候也会因为融为日常的一部分消失了而措手不及。啊,会这样想的我是不是很矛盾呢?正臣我知道你想说我傲娇,但是这完全和傲娇扯不上关系好吗!
中午的时候拿着三人份的特招卷去露西亚寿司准备饱餐一顿,直到坐下来以前总觉得少了什么。是的,那个本应该时刻往路人怀里塞传单然后用蹩脚的日语进行强制推销的万年不变穿着日式厨师套衣的黑人不见了。

非日常游戏开始了。但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兴致高涨,反而有点失落。日常正在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远离我,我却想要回到那日常之中。向往非日常,但也不想属于自己的日常被夺走呢。

还有,那个对我长篇大论的人请听好,我会进化给你看的,总有一天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不管目标是向上还是向下。

by_田中太郎



B·门田京平【20:14】

“赛门死了。虽然这样的事实让人难以接受,游马崎和狩沢说出来的话更让人听得一头雾水,渡草把油门狠狠的踩下去。我几乎以为我也要死了。”


半夜四点还是五点的时候,游马崎终于从那什么梦魔女仆小姐的梦话里清醒过来,他和狩沢两人不由分说的吧我拖进渡草那个箱型车里,原因是某某机种发布日还是电击文库出版日需要半夜排队。
明明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箱型车像是被静雄哪呀强大的力量拽住似的急刹车。我和游马崎、狩沢还没来得及询问,顺着渡草的视线,事情就明朗了。
尸体……看起来超过二尺的尸体躺在马路正中央。要说池袋有如此体型的,我们知道也只有——赛门。
他全身上下出现多处深浅不一的切口,有点像被正规刀法套路砍伤的。表面上看来是流血过多毙命,致命的大概是刺穿心腔的那几道刀伤吧?好像是很多把刀一起插入,又像是单单一把刀刺入抽出刺入这样的循环。

马上把尸体搬运到新罗的公寓,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差点把我们呛死。
赛门死了。虽然这样的事实让人难以接受,游马崎和狩沢说出来的话更让人听得一头雾水,渡草把油门狠狠的踩下去。我几乎以为我们也要死了。这个能空手与静雄抗衡的人怎么这么简单的就死了?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内情?

新罗的验尸报告很快就传来了。赛门吃的食物并没有被下毒的迹象,也没有除了刀伤以外其他的伤口,只是他在此前喝了很多酒。
虽然之前关于赛门的传说就五花八门,现在也许有些是猜中了吧,比如原来是佣兵被追杀逃亡来日本之类的。排除了被以前的敌人仇杀这个猜测以外,那些实在像是同一个人留下的伤口,在池袋能做到的也只有临也和……砍人魔了?

by_不许叫我小田田



C·聊天室☆

——巴裘拉进入聊天室——
『哇哦,帝人你的独白写的相当imposing呢。当初那个情窦初开的羞涩的少年已经长成情场高手了吗?就这么想吸引女孩子们的注意嘛,』
【你别乱说啊,可是会被当真的…】
『不过傲娇帝人是要进化成傲娇帝人·改?还是说真·傲娇帝人?啧啧。』
【才没有呢!你别曲解我的意思啊。】

《接完电话终于有人打破这样沉重的气氛了啊,干得好☆》
『被你夸奖一点也感不到开心呢,』
《别这样嘛。这个只是个游戏,身边的任何人死亡或者变成杀人凶手也是出乎意料的可能哦?》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是那个杀手,这样大家都不用费心了。)
【如果不是第一日的判定身份,我也是会投你的哦,临也先生。】
《大家怎么都气势汹汹的欺负我呢☆》
《王子先生请快点来拯救可怜的公主甘乐小姐吧。》
〖绝对没有哪个笨蛋王子先生会来拯救能把最后的大魔王给整哭的可怜公主小姐的。〗
《新罗你这个奇怪的性癖好笨蛋。》
(不许说新罗坏话!)
【没有人注意到那两个称呼中西结合了吗……】

——平和岛静雄进入聊天室——
【静雄先生出现了。】
『是巧合吗?』
《哟,小静的电脑还没被砸掉吗?真神奇。》

【诶?奇怪哦。】
『怎么了?』
【狩沢小姐不在吗?没看见她说话。】
[她和游马崎都在。]
“我在替露西亚的白人主厨悼念小赛门呢T_T”
【为什么特定是那个人啊?因为客人减少而工资下掉吗?】
“不是啦,是更深一层的关系啊。所爱之人死去是多么令人痛彻心扉。”
【对不起,我可以假装没听明白吗?】
『可以的,帝人。狩沢只是伤心过头了。这时候也许该来个温暖的Hug?』
“拥抱墓碑吗?还是拥抱尸体?两个都很萌呢,决定不了怎么办啊??”
“啊小田田,昨天是半夜一点四十五分,都是小游马睡过头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

〖赛尔提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啊,会每天都因为发达的泪腺而双眼通红然后因为失水过多而晕迷不醒吗?还是说其实是不愿醒来?〗
(对不起,新罗,我没有可以哭的头。)

‖临也昨天那个电话是你搞的鬼吧?!果然不揍你一顿就全身不爽啊。‖
{静雄先生莫非打字很慢吗 }
“小静静你确定是揍不是做吗?”
《我也没想到小静的脑袋构造比单细胞生物还简单啊,对不起哦☆》
‖赛门的死一定也和你有关系对吧?我一直都认为吧你宰了就全剧终了哦?‖
《讨厌,游戏里非杀手的人是没有办法杀死任何人的。我的身份大家都知道了哦,就在你去西口公园的路上呢。》

——矢雾诚二进入聊天室——
/诚二你终于来了,55555这里的人都好可怕的。/
/在姐姐那边吃过晚饭了吗?/
\已经吃了,你呢?\
/我也吃过啦,这次厨艺又进步了呢,下次就由我来做给诚二吃吧。/
\好的。\
〖赛尔提我也想吃你的料理啊。〗
(矢雾波江…她在哪?)
(新罗你闭嘴。)
\在我旁边。\
(把我的头还来!)
\姐姐说她没有拿你的头。\
(!!)
《你的头的确是不在她手上,是不是被某个大人物拿走了呢?》
{美香……}
/杏里,你也在啊。/
{恩……}

《不要讨论这个话题啦,赢得游戏的话说不定奖品就是你的头呢,赛顿。》
(那样的话我的头一定是在你那。)
(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诚二明天去看羽岛幽平主演的“执事们的沉默”吧。/
\那只是愚人节的玩笑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

——平和岛静雄离开聊天室——
——平和岛静雄进入聊天室——

‖可恶,网络不稳定。‖
《小静家的网线被老鼠啃了吧,真是不修边幅的生活起居啊。》
‖我会像踩你一样踩那只老鼠。‖
‘狩沢小姐你沉了吗?快起来,还要商量明天的抢本路线呢。’
“小游马等等,我在……”
“差不多了哦!还有最后一段白人厨师的深情表白!”

悄悄话『明天去游乐园吧?horrible鬼屋可是会让恋爱升温的哦。』
悄悄话『就和杏里两个人去吧,我可是大方的让你们两人世界啊,快感谢我这个可爱的爱神。』
悄悄话【什么嘛,正臣你总是喜欢说些有的没有的。】
悄悄话『害羞了吧,傲娇帝人·改。』
【最讨厌你了,正臣!】
“幼驯染组的福光出现了!”
‘原来你是博爱党吗…’
∶够了,你们都不讨论游戏了么?!∶
“渡草你充当小田田的角色了诶~”

《我觉得应该先验小静呢,也只有小静有实力在非毒杀的情况下杀害赛门呐。》
‖临也你就那么喜欢嫁祸给我么?‖
《对啊,做梦都想要你死哟☆》
“做梦都会只梦见你,死相☆”
‘原来捏它是这样的啊。’
【你们两个人悄悄话好吗?】
【不过就算是悄悄话也是会被甘乐偷看的。】
《太郎我才没那么暴君呢,你和正臣的对话我完全没有看见哦!》
『去死。』

(虽然对不起,我也认为静雄有可能……)
〖的确是有可能混人耳目呢。〗
/不是很清楚事情,我只相信诚二哦。/

——公告:第一轮投票开始——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折原临也‖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

——公告:平和岛静雄【非杀手】——

‖临也老弟你认输吧,我可不是什么杀手。‖
《那你就是统领杀手的幕后BOSS。》
【有这样的身份吗?】
《有,那边快要把键盘敲坏的小静就是。》
(太好了,静雄,不是你啊。)
『那剩下可以怀疑的只有砍人魔了?』
【砍人魔是谁呢?】
《砍人魔就是——》
(砍人魔已经不存在了。)
【?!】

悄悄话(没事的,我相信不是你。)
{谢谢 }
【?】
『帝人你在对lovely的杏里说什么啊?』
【不是我。】

《啊,告诉大家一个情报吧☆》
《这个游戏是有神秘角色存在的,定义是影响到参与者的非正式参与者。赛门是正式参与者。》
‖你是在为自己脱罪嘛?‖
《我真的什么手脚都没做啊,小静请相信那1%的纯良好嘛☆》
‖如果有1%的话我们会相处得很好。‖
《难道没有吗,好伤心~》
【临也先生每次都是高调的伤心语气呢。】

——公告:第一轮投票开始——
《平和岛静雄》
〖园原杏里〗
『折原临也』
‖折原临也‖
{园原杏里}

《这次又是那么多人弃权啊。大家总是抱着害怕误杀好人的心情可是会让游戏无法进行下去的。》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新罗你!!)
〖赛尔提你终于发现我的存在了吗?我投的票终于有效果了呀,太好了!〗
(抱歉我先下了,晚安。)
——赛顿离开聊天室——
——池袋密医离开聊天室——

【又是平手。】
『杏里你那票不应该投自己啊,这样甘乐就去死了噢,』
{是吗 对不起 但是临也先生不是杀手 }
{啊 时间到了 我先下了 大家 晚安 }
【一起下吧,晚安。】
『安~』
“晚安。”
[安。]
:晚安。:
/诚二晚安哦,今天也会梦见你呢。/
\晚安,美香。\
《晚安。》

——罪歌离开聊天室——
——田中太郎离开聊天室——
——矢雾诚二离开聊天室——
——梦魔女仆小姐请再次来骚扰我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离开聊天室——
——不许叫我小田田离开聊天室——
——张间美香离开聊天室——
——痛车爱好者去死离开聊天室——
——赫罗女神离开聊天室——

《小静你怎么还不走啊,是在等我嘛?真是贴心的好男人哟,可惜我喜欢的不是这个类型的呢。》
‖谁说要你喜欢了,我只是泡面回来发现人都走了。‖
‖我现在马上就下。‖
——平和岛静雄离开聊天室——
《害羞的小静☆》
《嗯,这样就好了,聊天记录全删掉,嘿嘿。》
——甘乐离开聊天室——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D·游魂墓地★

——赛门进入游魂墓地——
〈只有我一个人吗?〉
〈寿司,没人吃吗?〉
〈肚子饿的时候一定要吃寿司哦。〉

死亡人数:1
死亡名单:赛门



第二日·end

题目:无头骑士异闻录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