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一日】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_洛月叶


第一日

Q·正文·借刀杀人

嘿,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呢。
不过天气好又有什么关系,那些从皮肤表层跨越血液腐坏到骨髓里的连微生物都不屑寄居的身躯可是无限瓦数的太阳光也照耀不了的哦。啊这么说起来肉体腐坏掉的时候可是会发出很恶心的声音的哦?
不想听见吗?不想看见吗?那就捂上耳朵,闭上眼睛吧。假装不知道,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害怕这样的自己被人讨厌吗?没关系的,别担心,无论是坏掉的你,还是懦弱逃避的你,我都会一起爱的哟,给你满满的爱,爱到你窒息哟。
折原临也,比任何生命都要爱着人类。啊,那个暴力实体化的小静静不算。

其实好像我扯远了哦?那么就回到正题,对于我接下来要提的问题,你可要认真回答哦。只是一个小动作我也能明白你心底真实的想法的,所以还是老实点吧。
你杀过人吗?
哎喂,你沉默了几秒钟后就开始大笑是什么意思啊?!啊不对,这样的反应应该是我才对。折原临也你这样的反应时不行的哦。还是说应该笑得更夸张一点,连眼泪都要掉下来哦,是真的掉眼泪而不是因为点了眼药水哦。然后你还要捂着痛得不行的肚子一本正经的说你最喜欢人类了怎么会杀人呢。

不过其实你也确实是没杀人。就算是恶狠狠的用小刀截人,你也只是在不断的打马虎眼吧。就像是池袋那个吧台服的怪物丢了那么多的公共设施还是没人死亡。你其实是个性格恶劣而且怕死的小人罢了。只会利用人而已,折原临也。


你杀过人吗?是的,我杀过。
你亲手杀过人吗?亲手掐断过一条温热的生命吗——


♂♀

折原临也迷迷糊糊的从21寸液晶显示器与桌角边缘的空隙处抬起头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声不响的跳过了早餐而气势汹汹的直逼午休。
他像猫一样懒散的的打哈欠,然后舒展因为长时间的睡眠而略微僵硬与酸痛的骨骼,向洗手间走去——

昨天宿醉了。现在头还微微的阵痛。虽然平日里滴酒不沾,但昨天因为太兴奋而反常的喝了许多高浓度的酒精类似物。
游戏的第一日,受害者会是谁呢。折原临也将棋盘上道标样的旗子打乱,王将与杂兵无序的参合在一起。
距离棋盘最远的玻璃窗桌面上是一张花纹奇特的扑克,背面以藏蓝色接近暗黑的单色打底,血迹斑驳的深绿色蔓藤纵横相交。它安静的躺着,就像等待复苏的妖精。
折原临也将它从左上角掀开,若有所思的勾起嘴角,带着三分自嘲。
真是一张最不应该发给我的牌。折原临也突然想找个打火机点燃这张牌,家里没有这东西但是吧台服怪物的身上一定会有。事实上他也做了同样能达到目的的手段。一个放大镜在午后的毒辣阳光下对着牌面聚焦,只不过没有预料中的起火。

啊啊,真无聊。


♂♀

山手线下车跨进池袋的一半身体突然莫名的被冷风吹了个透心凉,折原临也反射性的全身颤抖一轮。果然还没有跨出检票口,池袋随处可见的红色便民设施就亲密的擦过他脸颊的刘海飞过去。

诶诶,我什么也没做啊。小静难道是开了作弊器吗,为什么那么巧合啊。
折原临也默默的摸口袋准备应对随时会吐字清晰几乎是磨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他名字的暴力人偶。
可是他的预想又一次落空了。什么人也没有。池袋孕育的巨大的人流量选择性的避开了他,让他摆出的姿势在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的突兀。
他像平时一样又挂上一张好好先生的面具,人畜无害的微笑。

平和岛静雄。你和折原临也究竟有多少个机缘巧合啊。
想杀了他。想杀了他。好想杀了他。平和岛静雄。



♂♀

等临也回神的时候,他自己已经出现在平和岛静雄的起居室里,并且暧昧的跨坐在他身上。本来应该是让人遐想翩翩也不过分的画面,只是黑发的青年纤细的双手收拢在金发男人的脖颈处。
手心的感受器经过反射弧向感官反馈着对方大动脉的脉动,这让折原临也更加感到生命确实存在的真实性。血液流经皮肤之下的血管时发出的完美的、强烈的跳动,渐渐的从均匀变成紧张。

可不可这样掐死你呢,小静。
血色的痛苦骤然紧缩。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就像小孩子得到自己想要的玩具就一直不停的玩到坏为止,折原临也的脑子里只有“再用力一点,再深刻一点”这样纯粹的杀意。

“临也君,可以解释你在做什么吗?”平和岛静雄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对面那个面容姣好的男子。没有暴青筋,还有一种模糊的迷离眼神。
“讨厌啦,小静你明知故问啊。我在夜袭你啊,不过现在是白天所以应该说是日袭吧☆”折原临也将额头抵上平和岛静雄的。压低声音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妖媚无比的掠过对方的脸庞。“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非常的满意哟。如果你不离我远点,我可是会很暴力的对待你的哦。”平和岛静雄伸手想抓住对方V领的尖角,不料那人马上就退出一段距离。

“小静果然是个危险的摆设啊。”折原临也轻快的从门口闪出去,还是用了最为女性化的跳跃步。紧随着的便是撞上对门那户人家的防盗门的木制茶几的呻吟。
“临也哟,你不但来池袋还跑到我家,这次可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你逃了。”金发的男子一身暴戾的走出走,右手上比拧纸袋还轻松的拿着还没过包换期的烤箱。

“小静呐,其实我们都是无法亲手杀死对方吧。所以才会借助一些外力,比如你用那些光是根据重力原理就能把人压得全身性骨折的非生命,比如我用脆弱但是有思想的生命。到底是谁先杀死谁呢☆我们的游戏啊,全力以赴的把对方杀死才是胜利条件吧。我可是很想很想要杀死你的哟☆”折原临也轻松的躲过烤箱后转身笑得灿烂。如果分析得够彻底,那些灿烂里还有一些微小的悲壮。
平和岛静雄楞了,折原临也消失了。



♂♀

没有办法杀死对方,却又想要亲手杀死对方。时常陷入这种疯狂的境地。
折原临也,你真是一个小人。




♂♀

从暗巷深处爆发出高分贝的女生尖叫。折原临也从原路返回的时候,平和岛静雄已经拨打了岸谷新罗的电话。
齐刘海的波系女跪坐在成年累月积攒下污垢的小路上,不远处是躺在大片血渍里的短裙长衣搭配的女生。

啊,游戏已经开始了呢。


正文·end



A·岸谷新罗【19:14】

“话说为什么第一个写报告的人是我啊?因为我是密医所以才会被这样特殊对待吗?!啊,赛尔提等等我啊!睡觉的话也要两个人世界啊,还有请换上这件感性的睡衣好吗?今天是透明丝薄的哦,绝对不是你上次说讨厌的那种可爱系的。痛痛痛…赛尔提你表达害羞的方法过头啦!”


死者姓名为神近莉绪,女,来良中学一年生。死因为从高楼坠落所致的大范围器官受损。顺便一提,从胃容物和尸体表面现象大致可以推断死亡时间为10-11小时前,也就是今日早晨八点到九点之间。当然也许不是很准确,我是密医而不是法医嘛。
嗯,你说什么?问我是不是对年轻貌美的女高中生尸体上下其手?喂喂用词错误了吧,我只对独一无二的赛尔提感兴趣哦,解剖尸体什么的只是顺手而已哦,我可是个痴情不二的男人呢。

好像还要写不在场证明什么的对吗?反正赛尔提工作还没回来那我就继续吧。
今天早晨七点四十五分那样,我的一个老客户给我打电话,这次要做的是一次小型的整容。他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已经观临我这里不下十次了。
八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手术进行得差不多,我给赛尔提发短信,她大概每天这个时候起床。情意缠绵的短信过后,我在老主顾家逗留了一会,十点三十五分从他家出来。
回到家的时候是十一点十三分,赛尔提已经出去工作了。之后便是准备午饭以及给赛尔提的委托,还有填字游戏。直到静雄给我打电话说死人了。

啊亲爱的赛尔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甜蜜的早上中午晚上一天三餐都在家吃团圆饭呢?我很久没有吃到你那独特得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居家饮食了。下次我决定要绝食抗议了。

诶,时间还那么早吗?那接下来就说说我对赛尔提炙热的爱恋吧,可是比海洋还要深刻哦。喂你们别把“我不想听”或者“我不认识这个人谢谢”这样让人情何以堪的表情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好吗!

啊赛尔提回来了。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有钥匙的声音而没有拖鞋的声音呢,虽然动作绝对是有。那么我要去欢迎赛尔提了。
啊,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但是我还是要说——
“话说为什么第一个写报告的人是我啊?因为我是密医所以才会被这样特殊对待吗?!”

啊,赛尔提等等我啊!睡觉的话也要两个人世界啊,还有请换上这件感性的睡衣好吗?今天是透明丝薄的哦,绝对不是你上次说讨厌的那种可爱系的。痛痛痛…赛尔提你表达害羞的方法过头啦!
什么,赛尔提你原来是要去洗澡啊。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要偷看的意思啊,再这么用力的截我肋骨的话是会坏掉的,痛痛痛…

赛尔提真是的,同居二十年多了还是那么害羞。不过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啊。赛尔提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我都是爱着的呢…痛!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赛尔提我不会再说那么露骨的话了。

啊,最后还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说。
临也你昨晚喝醉给我打的那通电话里说你喜欢某某人这件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哦☆

by_池袋密医



B·园原杏里【19:00】

“虽然我是发现现场的人,但是应该不是我杀的……但是也可能是我杀的……也许是梦游的时候推到了人也说不定!所以……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杀的。”


今天是周末,和帝人君、纪田君约好要去7—11对面新开的咖啡厅。在路上想事情不注意走过头了,并且看见了想要与之一谈的两个人,我和他们隔了几条街的距离。因为带着眼镜,所以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见的。
当我在便捷近道的小巷里拐了第三个转角后,那个女生…的尸体就那样出现在我面前了!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发出了尖叫。平和岛先生大概是因为我的声音跑过来的,他很冷静的给岸谷先生打电话,好像临也先生后一步也来了。之后尸体就由他们负责处理了,因为可能是和游戏有关,结果我们谁也没报警。还麻烦帝人君送我回家……真的很对不起!!

虽然我是发现现场的人,但是应该不是我杀的……但是也可能是我杀的……也许是梦游的时候推到了人也说不定!所以……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杀的。
但…但是我没有杀她的理由,同一个学校也不互相认识啊。难道是在我意识不清的时候吗……呜,好混乱。
最后还是请大家相信我不是凶手!纪田君你说你无条件相信我吗,太好了!

by_罪歌



C·聊天室☆

——田中太郎进入聊天室——
【晚上好,大家都来了吗?】
(晚上好,太郎。还是说应该称呼帝人君?)
【赛顿像平时一样也没关系啊。】
《新罗你的报告好长☆如果把后面那段删去就更完美了。要我帮你吗?》
【甘乐也在呢。】
『甘乐什么时候才去死,』
《你这么说我会很伤心的☆》
【临也先生请你别再加星号好吗,看起来很恶心。】

——罪歌进入聊天室——
{晚…晚上好,各位。我…我是园原…杏里。刚刚电脑掉线了。}
【原来罪歌是园原同学啊,我也是无条件相信你的。】
『帝人你比我说慢了哦,所以这场LOVE角逐里是我先胜一分。』
【哎,这样太过分了吧!】

(杏里想见的那两人是谁呢?)
【矢雾同学和张间同学吗?】
{嗯…这个有点私人秘密……对不起!}

〖临也要我帮你宣传下你酒后吐真言的那个名字吗?免费的。说起来是个写成汉语也很长的名字呢。〗
《呀,新罗你回来了☆搬运工有人在对你脑补呢☆》
〖赛尔提别听他乱说的,别相信他我可没有脑补的必要啊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看的!〗
(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
——赛顿离开聊天室——
——池袋密医离开聊天室——

“难道那个人是小静静?”
‘是很有可能呢…他们果然是同x爱吗?’
《绝对不是哟☆我最讨厌小静了。》
‘小说里面不是有总是经常说着我最讨厌你了什么的但其实内心是爱你爱到想杀死你的CP吗?’
“嗯…是蹭得累吗?果然是蹭得累吧?还是二十四小时战争组?”
“这么说谁是攻呢?小临临应该是抖M?”
[喂我说你们不要因为打字快就不经大脑的吧这些都说出了啊,明天被贩卖机什么的砸过来我可不是赛门啊。虽然你们说的话正常人是听不懂的,但是别忘记现在有百度和谷歌。]
“啊,小田田你好像OOC了诶。”
《啊小田田也在啊☆还有我要解释下我不是受哦☆放心小静看不懂你们那个世界的语言,但是也许你们会突然被卡车撞死在大街上的哦?》
[临也,别这么称呼我。]

{诶?临也先生原来和平和岛先生是一对吗?}
“是的。”
‘同上’
《不是☆》
{那…祝福你们!}
『杏里honey我们来祝福甘乐早日被静雄虐死吧,』
【都没人吐槽「赫罗女神」和「梦魔女仆小姐请再次来骚扰我」还有「不许叫我小田田」这三个ID吗?!】
《太郎认真你就输了哦☆再次重申我讨厌小静,所以小静拜托你赶快去死。》

‖临也君哟,是我拜托你赶快去死才对吧。‖
《小静的ID就是平和岛静雄这么正经的名字啊,真无聊。》
‖死跳蚤别以为你披了甘乐这个网络人妖的皮我就认不出你啊,下次再给我在池袋看见你绝对会好好疼爱你的哦,让你和自贩机零距离接触永远也起不来。‖
《其实我更想和你零距离接触☆》
《不对,上面少了几个字,是和你以外的人类。》
“小临临好萌。”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去新宿吧你那台电脑给拆了,啊啊。‖
‖死跳蚤你把我名字改回来,我说过我最讨厌暴力。‖
《小静你只适合用「干架傀儡」这样一目了然的ID啊,让人一看见就知道要远离你。》
【咦,不是还有四个字的前缀吗?】
‖快给我改回来。‖
《那改「人妻小静静」?》
“小临临GJ!”
‖你再不改回来我马上就出现在你家门口。‖
《讨厌小静就那么着急着想见到人家嘛☆》

【咦?怎么安静了?】
“多么基情四射的现场啊。是吧,小游马?”
‘是的。但似乎静雄先生沉了?’
《小静他接电话然后出去了☆》
“啊!!!!!!!!!!!”
【狩沢小姐感叹号太多了。】

——赛顿进入聊天室——
(好像一片狼藉的样子。)
“小临临调戏小静静现场直播。”
(是这样的吗?)
[你们是不是都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
[这场游戏的规则还没说清楚。]
“小田田你真细心。”
[我不是你们这两个完全的二次元住民。]

【说来也是。啊,临也先生就拜托你介绍下游戏规则吧。】
『杏里sweet,我会保护你的,』
【纪田你终于说话了。】
『刚刚有美女搭讪我呢,但是杏里sweet完全不需要担心,我也是可以同时和很多的人交往的哦,』
{啊…谢谢你,纪田君。}
【正臣你好狡猾啊。】
『献殷勤的时候速度要快啊,煮熟的鸽子可是也会飞的哦。』
【现实里的鸽子是绝对不会飞的,绝对。】

《那么下面就由网络人气少女甘乐来给大家介绍此次杀人游戏的规则,只是大概哦☆详细的会在以后的游戏中慢慢体会到的。》
【少女可以改成人妖吗?】
《不可以,田中太郎☆》

《1,关于时间。杀人时间为9 pm-8 am,比如第二日的凶杀时间为今天晚上的九点到明天晚上的八点。》
《2,关于聊天室。聊天室开放时间为8 pm-9pm,大家在此期间可以登陆发言,然后进行投票,没来的人判定为自动弃权。》
《3,关于参与者。参与者的人数和名单以及角色并不公开,我也是不知道详情的哦☆》
《4,关于地点。在游戏期间,参与者只允许在池袋——新宿之间活动。》
《5,关于投票。聊天室开放期间,第一轮投票为验证某个在线的人是否是杀手。第二轮投票为确认今日被公开处决的人,这个人可以是不在线的人但必须是参与者。》
《6,关于胜利。在最后一日的时候根据杀手与好人的比例多少判定胜负,奖品可是每个人都会心动不已的哦☆不过赢的人数是一人以上的时候,奖励可是会评分的哦。所以快点自相残杀吧☆我最喜欢看这样的人类了。》

【临也先生你不注意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啊,不好意思我打错字了。以上是甘乐说的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哦☆》
【完全没力吐槽了。】
『我可是不会吐槽的哦,』

[关于这次的死者·神近莉绪,她也是参与者吗?]
“小田田又说了很帅的话啊…果然是个成熟可靠的大哥哥角色呢。”
《这个人不是参与者,参与者死亡的话,是会在游魂墓地的名单上出现的,现在名单上的人数为0哦☆是不是不相关的人呢。》
【可是她会那么碰巧的被路过的圆园同学撞上吗?】
{这个…那个…果然是我无意识的杀掉的吗……}
【唉哎?我不是哪个意思啊!】
{帝人君,对不起…}
『你把女生弄哭了呢,真是坏心眼的男生,还是说现在的女生喜欢坏男人呢?』
【诶?!】

——赫罗女神离开聊天室——
【走了?】
[掉了吧。]
‘估计是…’

——壹原侑子进入聊天室——
“世界上没有什么偶然,有的只有必然。”
‘侑子小姐GJ!’
【这又是穿越到哪里了啊。】
『成熟而感性的侑子小姐我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吗?』
【正臣为什么你也穿越了!】
(也许真的是一种必然。)
{赛尔提小姐……}
《说不定就是被这里的某个杀手给影响的非日常呢。》

——公告:第一轮投票开始——
【折原临也】
『折原临也+1』
“折原临也+2”
‘折原临也+3’
(折原临也+4)
[折原临也+5]
{园原杏里}

《呀,真是意料之中啊,虽然我平时没做什么好事,但也不用这样对我吧。很过分对吧,太郎?》
『杏里sweet怎么投了自己呢,』
{我…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
【你抽到的牌上没有提示吗?】
{我看不懂啊……}
《你们无视我呢,越来越过分。》
【我可不会再吐槽你的,临也先生。】
《连吐槽也不肯吗,呜呜,完全的被太郎讨厌了啊☆》
【打了呜就别打☆啊!】

——公告:折原临也【非杀手】——

(竟然不是!)
【竟然不是+1】
《后面+2的给我停下来。》
《都说了我不是杀手了嘛。》
(系统出错?)
{临也先生果然是好人。}
『杏里sweet你这样子会被他卖掉的,』
《小纪田不可以说的那么直白哦☆》

——公告:第二轮投票开始——
『折原临也』
{园原杏里}
(岸谷新罗)
《平和岛静雄》

《都是一票,剩下的人默认弃权啦。那么就算是平手所以没有人被处决☆》
【圆园同学…投票的时候不可以点自己,要点别人的ID。】
{原来是这样啊,明白了,谢谢。}

(九点了。)
【这样的话要强制下线的吧,大家晚安。】
{好的,晚安。}
『晚安。』
[晚安。]
‘晚安,梦魔女仆小姐我来找你了。’
“晚安~”
(晚安。)

——梦魔女仆小姐请再次来骚扰我离开聊天室——
——不许叫我小田田离开聊天室——
——罪歌离开聊天室——
——赛顿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离开聊天室——
——壹原侑子离开聊天室——
——田中太郎离开聊天室——

《都走光了呢。》
《那就晚安了,小静静除外哦☆》

——甘乐离开聊天室——
——平和岛静雄离开聊天室——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聊天室中现在没有任何人——



D·游魂墓地★

死亡人数:0
死者名单:暂无
——游魂墓地现在没有任何人——


第一日·end

题目:无头骑士异闻录 - 博客分类:漫画卡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