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离秋_逃脱无用 02【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02 无独有偶

折原临也爱人类。几近疯狂的爱着,无差别的爱着。

人类与纯动物不同,他们有智慧,会有不可思议的有趣反应。他喜欢观察人类,用他从书上看到的那些心理学理论实践在个体上。如果事情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他会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如果事情出现偏差,他会高兴得笑到肚子生疼。
他就是个长不大的国中生,很容易对外界产生兴趣,也很容易玩腻。不断的改变爱好,培养新的兴趣。正如正臣形容的那样——『感觉每过五秒钟,他的想法就会天差地远』。

中午见过的那两个要自杀的女人她们的容貌如何、音色如何、装扮如何——他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让没用的信息停留在大脑里,是不利于他这份特殊的职业的。使用后删除,这是临也的原则。

*离秋_逃脱无用 01【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食用注意
此系列时间顺序为 【终夏】——【离秋】——【冬?】——【初春?】



生杀予夺【临正系列/微虐】

我们仅仅只是彼此生杀予夺的王将。
有无法逃离的梦。有无法遗弃的梦。
这是关于那两个人的,非日常童话。


*离秋_逃脱无用

那个茶色发的少年双手随意插入裤袋,他弓着背脊,不算高,年龄应该也不大。打着耳洞,稚气未脱的脸庞极力表现出想要成熟的欲望。他带着一群看上去比他年长的人结伙走过60楼的正道。与那些人不同,他全身都透着阳光的纯净。
这是折原临也对黄巾贼的将军的第一印象,那时他正在西口公园的长椅上吃露西亚的手卷寿司。

黄巾贼是池袋独色帮中较早的一支,自从IWGP(日剧《池袋西口公园》)播出后,独色帮就逐步兴起并流行。说浅显些,只不过是年轻懵懂的少年少女们叛逆期的发泄地,模仿着电视剧的里样子,妄想把自己当成特殊的存在。
他们会有自己统一的纯色标志,会把所属颜色的方巾或者领巾之类戴在身上明显的地方,聚会或者上街就会产生数量上庞大的压力感。
人类因为趋向力量而聚集在一起,向往那样的力量给自己带来安心。真是容易看穿的心理啊。

纪田正臣。临也知道这个名字后,他一时兴起打算在池袋做个有趣的小小的实验。实验目标是那个将军。实验的初期是成功了,满足了他不少恶趣味。他自以为是比王将更上位的存在。所以这名少年被他使用后遭到抛弃,但他还是作为保险在他身边安排了名为『过去』的束缚。
至于保险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呢。只是觉得有必要保险,对于这个弃子的王。


这是他和他的非日常剧本。撰写者是红色眸的折原临也。

*终夏_少年惆怅【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食用前请注意】
此系列四篇文章。虐有。OOC有。日常有。
因为本来打算是参本的但是好像参不了了?

时间顺序 【终夏】——【离秋】——【冬?】——【初春?】


生杀予夺【临正系列/微虐】

我们仅仅只是彼此生杀予夺的王将。
有无法逃离的梦。有无法遗弃的梦。
这是关于那两个人的,非日常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