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殇
我看着你。你看着谁。谁又看着我。
*离秋_逃脱无用 02【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02 无独有偶

折原临也爱人类。几近疯狂的爱着,无差别的爱着。

人类与纯动物不同,他们有智慧,会有不可思议的有趣反应。他喜欢观察人类,用他从书上看到的那些心理学理论实践在个体上。如果事情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他会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如果事情出现偏差,他会高兴得笑到肚子生疼。
他就是个长不大的国中生,很容易对外界产生兴趣,也很容易玩腻。不断的改变爱好,培养新的兴趣。正如正臣形容的那样——『感觉每过五秒钟,他的想法就会天差地远』。

中午见过的那两个要自杀的女人她们的容貌如何、音色如何、装扮如何——他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让没用的信息停留在大脑里,是不利于他这份特殊的职业的。使用后删除,这是临也的原则。

*离秋_逃脱无用 01【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食用注意
此系列时间顺序为 【终夏】——【离秋】——【冬?】——【初春?】



生杀予夺【临正系列/微虐】

我们仅仅只是彼此生杀予夺的王将。
有无法逃离的梦。有无法遗弃的梦。
这是关于那两个人的,非日常童话。


*离秋_逃脱无用

那个茶色发的少年双手随意插入裤袋,他弓着背脊,不算高,年龄应该也不大。打着耳洞,稚气未脱的脸庞极力表现出想要成熟的欲望。他带着一群看上去比他年长的人结伙走过60楼的正道。与那些人不同,他全身都透着阳光的纯净。
这是折原临也对黄巾贼的将军的第一印象,那时他正在西口公园的长椅上吃露西亚的手卷寿司。

黄巾贼是池袋独色帮中较早的一支,自从IWGP(日剧《池袋西口公园》)播出后,独色帮就逐步兴起并流行。说浅显些,只不过是年轻懵懂的少年少女们叛逆期的发泄地,模仿着电视剧的里样子,妄想把自己当成特殊的存在。
他们会有自己统一的纯色标志,会把所属颜色的方巾或者领巾之类戴在身上明显的地方,聚会或者上街就会产生数量上庞大的压力感。
人类因为趋向力量而聚集在一起,向往那样的力量给自己带来安心。真是容易看穿的心理啊。

纪田正臣。临也知道这个名字后,他一时兴起打算在池袋做个有趣的小小的实验。实验目标是那个将军。实验的初期是成功了,满足了他不少恶趣味。他自以为是比王将更上位的存在。所以这名少年被他使用后遭到抛弃,但他还是作为保险在他身边安排了名为『过去』的束缚。
至于保险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呢。只是觉得有必要保险,对于这个弃子的王。


这是他和他的非日常剧本。撰写者是红色眸的折原临也。

*终夏_少年惆怅【生杀予夺临正系列之一】
【食用前请注意】
此系列四篇文章。虐有。OOC有。日常有。
因为本来打算是参本的但是好像参不了了?

时间顺序 【终夏】——【离秋】——【冬?】——【初春?】


生杀予夺【临正系列/微虐】

我们仅仅只是彼此生杀予夺的王将。
有无法逃离的梦。有无法遗弃的梦。
这是关于那两个人的,非日常童话。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五日】
发现自己写了4章,抖M青年与抖S男人居然没有一点进展?连个拥抱吻戏都没有?挖哦太不可思议了……这还算是CP吗作者你个死蠢……所以我决定这次写一点吻戏吧【笑】而且一个吻戏还能写暴字我是有多杯具?啊啊,这次是真的从星期六下午赶到现在……靠越来越爆字了混蛋。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_洛月叶


第五日

Q·正文·嗜杀成性

爱?爱。没错,我存在的目的就仅仅是为了爱人,爱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类。
我不会回答你“爱是什么”或者“为什么爱”这类既肤浅愚蠢又没营养的话题,你只需要知道我爱的是全世界的人类,你除外。你只需要帮助我去爱人类,作为无法爱上别人的你的弥补。对吧,我们各取所需。你被我利用,而我也被你利用,我们心甘情愿。

我爱着人类,爱着那美妙肌肤包裹的血肉,爱着那不断增长的骨髓,爱着那凸起的关节骨,爱着那神奇跃动的心脏,爱着那不断氧化老去的器官——以及那鲜活无比的殷红脉动。
人类的一切构成了人类,那么我爱的是人类的一切和它构成的人类。

喂,你能听得见对吗?我对人类那炽热直白的爱慕之语,充满了占有欲的语言。
你没有办法讨厌我呢,甚至还只能深深的爱着我呢。我和你,还有人类算得上是复杂的三角关系呢,再加上那个讨人厌的男人,就是头疼的四角关系了噢?啊,所以说你别切腹啊,我会代替你好好的去爱那些人,而你也只能爱我,我们是彼此的寄生虫。
来吧,今天也要好好的爱人类——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第四日】
废材兔还是继续爬墙状态啊【泪目】我被度娘的临也模版收买了怎么办OTL
于是把度娘的地址放上来TAT 请看旁边LOGO处……



杀人游戏·南柯一梦之7×7日【静临主多CP有】

by洛月叶


第四日

K·正文·以杀止杀

杀人是件可怕的事,并不是想要杀就可以直接杀掉的。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杀人,必须要有一系列的计划,时间、地点、凶器、作案手法等等,按照最有效的顺序执行。
但是对于普通人(并非是专职杀手的)而言,这样有秩序的杀人反而非常困难。设计一个情境,使之受到相对应的刺激,冲动这个魔鬼就会自然的完成杀人这样的程序,比起细腻的计划更容易实行呢。大喊大叫着“我要杀了你”这样直白的台词,然后抓起身边的凶器恶狠狠的扑过去,就完了。
很可笑吧?还是很可爱呢?人类——